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和女神在荒岛

更新时间:2019-10-25 03:53:34

我和女神在荒岛 连载中

我和女神在荒岛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斑马君 分类:言情 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米娜 人气:

完结小说《我和女神在荒岛》是斑马君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是米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飞机失事,我和冷傲女总流落荒岛,为了食物,她竟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七章 俯首吸蛇毒

我一路追了出去,发现钟玲慧蹲在一颗大树前,低声的啜泣着,一副哀伤到极点的样子,我这人,是最见不得女人哭得,当下,只觉得那心里有针在刺一样,难受的要紧。

“好了,别哭了。”

我赶忙跑出去,低声地安慰道,“你再哭,别回头把野兽给引来。”

钟玲慧摸了把眼泪,目光灼灼地盯着我,眼神里充满了委屈,“凡哥哥,那是你女朋友吗?”

我摇了摇头。

“那她是你的追求者?”

我继续摇头。

钟玲慧一愣,“那她是你的朋友吗?”

我还是摇头,解释说她是我第一个遇到的幸存者的,最近大家一连遇到了几个人,所以组团一起生活在一起。

“那她为啥那么说我啊?”她更加的委屈了,那眼泪就跟决堤似的往下掉,“既然她什么都不是?凭什么说我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天生就这样的,而且,我一看凡哥哥你就是好人,你又是我喜欢的兵哥哥,我自然而然对你亲近了些,我对我看得顺眼的人,从来都是这样啊,我碍着她什么事了啊?这人真是奇怪。”

小姑娘看起来委屈到了极点,我只好安慰说那个姐姐人家是女总裁,从小娇生惯养,脾气比较傲娇,咱不跟她一般见识了,没的意思,你这样跑出去,哭得稀里哗啦的,没准别人在后面看笑话呢,不值当。

钟玲慧听罢我的话,倔强的擦干眼泪,斩钉截铁地道,“我不要人看笑话,女总裁又怎么样?我又不在她手下上班,干嘛要受她的气啊?”

“嗯嗯,你这样想就对了。”

我心中一阵长松了口气,没想到这姑娘还挺好哄的,我赫然发现,自己哄起来也得心应手,就跟我哄我大姐家的小侄女似的,感觉就是个小孩子,我这人没什么恋爱经验,即便跟潘莲在一起,也是经人介绍的,两人之间谈不上有多相爱,我当时就觉得她挺漂亮的,也就答应了,要说有也只是原始的动物本能吧。

所以,遇到米娜那种傲娇类型的,我就会束手无措。

她又待了一会儿,看起来是在平复心情,天色渐渐暗淡,我起身催促道,“要不咱回去吧?”

“好咧。”

钟玲慧刚起身,突然却惊叫了一声,捂着自己的大腿根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啦?”

我顿时急了,只见一只乌黑的小蛇惊慌失措地从她裤腿里爬了出来,准备逃跑。

“艹!这玩意怎么进去的?”

我出来的时候,背着那把苗刀,当即挥刀过去,将那只蛇的脑袋给砍掉了,这时,我才看清楚它是乌梢蛇。

“你咋样啊?”

钟玲慧捂着大腿根在地上疼得打滚,不住地哀嚎着,眼泪横流,“凡哥哥,好疼啊,这是毒蛇吗?我感觉我快要死了啊……我不想死啊!”

我扶额狂汗,这姑娘倒是会挺会脑补的,就算世界上最毒的陆地太攀蛇咬人一口,至少也能活个几分钟,这才哪根哪儿啊?就要死了。

“你放心吧,那是条乌梢蛇,微毒,只会疼一阵子。”

“哦,是真的吗?你不会看错吧?我怎么感觉我腿有些麻了啊?”钟玲慧哭哭啼啼,强烈的喘息着,乍一看,就跟要撒手人寰似的。

不对啊,难道我看错了?可那明明就是乌梢蛇啊?我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还杀过它吃肉呢,味道贼棒,我不可能认错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变异品种,或者是亚种。

有些时候,亚种的变化会很大的,没准这条正是剧毒蛇呢。

想到这里,我只芒刺在背,当下匆忙忙地解开了钟玲慧背带裤的扣子,她的意识已经有些迷离了,此刻皱着眉头,轻声低呼,“凡哥哥,你要干嘛?人家还没找过男朋友呢……”

“你别担心,我只是想帮你把毒给吸出来……”

“不要啊。”她的声音骤然变得怪异起来,可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直到我将背带裤给扒拉了下来,才明白那声音的怪异究竟是为什么?

这姑娘里面是真空的!

天啦!我都看到了什么?

“呼呼呼……”

即便是潘莲的,我也没见过,除了岛国片里见到的,这可是我第一次直面那份神秘,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感觉体内的荷尔蒙就跟高血压似的往头上冲,急速地起了应激反应,眼看着就要失去控制了。

“唔啊……羞死人了,凡哥哥,你别看了啊……”

钟玲慧的脸已经变得潮红,她浑身无力地挪移着,两只手施施然堵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耽误时间,不免有些懊恼地甩了自己一巴掌。

人命关头,我特么在做什么?

“慧慧,对不起啊,我马上帮你把毒给弄出来。”

此番一观察,我这才发现,那条蛇真是色啊,就差一点点就咬到……

“嗯嗯,不要啊……”

钟玲慧的声音再度变得微弱起来,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深吸一口气,俯首下去,吸出了那个伤口,一口一口往外吐掉那些黑红色的毒血。

可我很快发现,这样吸简直太慢了,于是我拿过来了苗刀,握住了刀尖,嘱咐道,“慧慧,你忍着点啊。”

为了防止她咬到自己的舌头,我在她嘴里塞了个木棍,这才忙活了起来,想要毒血出来,只能扩大流出面积了,想到这里,我将苗刀的刀尖在打火机上烤了烤,在伤口上切开了一个十字口。

“啊——”

慧慧痛苦地哀嚎着,激动的那只手狠狠地抓住我的大腿,感觉快要给你撕块肉下来了,我忍着疼,继续处理,接着,我再次俯首下去,吸吮毒血。

这一次,明显快了很多,没过多久,我就发现,吸出来的血液已经泛着显眼的红色了,我嘴里却麻麻的,跟失去了知觉似的。

但我还在坚持,必须把毒血给清理干净了,要不然,造成二次伤害,那可就悲催了。

“色狼,你在干嘛?”

可就在这时,我身后响起了一声暴怒的质问,原来是米娜来了,她见我们半天没有回来,自己又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于是跑过来查看情况,一来却看到这么一副香艳的场面,她想都不想,就直接冲过来将我一脚给踢翻了出去,抄起了那把我丢在一旁的苗刀,将衣服盖在钟玲慧的身上,用刀指着我大骂道,“好你个禽兽,怎么能干这种事啊?人家小姑娘姐那么崇拜你……”

“大姐,你能别捣乱啊,我干正事呢。”

“正事?”说着,米娜扬起苗刀朝我劈来,“你还要点脸吗?强也是正事?信不信我报警抓你,你们这些畜生,只顾着自己舒服,却毁了人女孩的一生,你们这种人,就应该千刀万剐……”

“我真是在干正事啊,你快让开啊,耽搁不得,慧慧被蛇给咬伤了……”

“见鬼去吧,少蒙我!我现在就把大家叫来,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咳咳……”

这时候,钟玲慧恢复了点意识,米娜赶紧看着她,义正言辞地说道,“你别担心啊,这个畜生干得事情,我一定让她付出代价……”

“这位姐姐,不是……”

“你现在需要休息,快别说话了。”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额……”

这时,钟玲慧指了指脚边那儿的小蛇,又指了指自己的伤口,再次晕了过去。

米娜呆了,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切,“难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你给我起开吧你!”

这个关头,我实在没心思跟她吵架,当下俯首下去,继续吸吮着毒血,要不是被米娜耽搁,这会儿说不定我已经处理好了,米娜则站在旁边,一脸懊悔地走来走去,“这可怎么办啊?叶凡,有我能帮忙的地方吗?”

“你闭嘴就是最好的帮忙!”

我白了她一眼,继续努力着,米娜那臭脾气也上来了,气呼呼地跟我驳斥道,“我怎么知道她被咬了啊,你也不说清楚,行了,是我的错,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

“我说了你听了吗?”我愤怒地吼道,“别以为你自己有多了不起的,如果慧慧因为你的耽搁而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