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绣里乾坤

更新时间:2019-10-25 03:53:06

绣里乾坤 已完结

绣里乾坤

来源:落初 作者:田慧 分类:言情 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孙官氏 人气:

新书《绣里乾坤》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田慧,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孙官氏,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几个小人物,一两雪花银;  皆道生活苦,哪知人间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给你!给你!我不要了!”初七忽然也发了狠,一股脑把衣服塞进绣娘怀里,躲进里屋里去。这一下,把阳阳也吵得醒了。

两个孩子一起坐在榻上哭,扰得绣娘心底也万般难受,将手里的衣裳递给三娘道:“你也看见我这边忙着,就先回去吧!”

“那我也就不在这儿换了,免得误了嫂子。”三娘笑嘻嘻的握紧了衣裳,朝着里屋探了探头道:“嫂子不是我说你,这孩子呀!就得打,棍棒底下出孝子,古人的理儿总不至于错吧!看看,这才半大孩子就闹了脾气了。让他们多哭哭也好,知道就不该不听话。”

看绣娘根本没有听进去的样子,她也讪着脸道:“那我就不呆了,赶着回去给他们爷俩做饭。嫂子,我走了啊!”

一路将她送出了府,绣娘才折转身回去。进了小院就看见初七在角落里画着什么,脸上不由地放柔,缓步走了过去。

初七见她走近,却忙伸手将地上画的涂花了去。也不说话,拿着树枝有一笔没一笔的划着。

“初七!”绣娘柔着声叫她,问道:“阳阳不哭了么?”

“我将他又哄得睡了。”初七闷声回答着,却并不抬头看她。

绣娘将初七拉过自己身边来,呐呐地问:“初七还在生娘亲的气么?”

“没有!”仍是垂着眼不看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娘亲保证,一定也给初七做一件一样的裙子,要比这个还要好看。好么?”绣娘捧起她的小脸,亲昵地顶着她的额头问:“初七喜欢什么样子的花,娘亲给你绣上去。”

“我不要!”初七别扭地闪过身子,她不是想要那什么裙子,也不是喜欢那颜色花色。只是见绣娘整日素色的衣服,想着她肤色白皙,穿起那红色的裙子好看才不想给那个婶子。没想到她竟然还是给了。

“初七!”绣娘仿佛也有些无措,拉着初七的手道:“娘亲不知道你那么喜欢,而且那么大的衣服初七现在也穿不了。对不起,娘亲一定给你做件好看的。”

初七看着她满是愧疚的脸,一时不忍,眼泪又从眼眶流了出来。扑进绣娘怀里低声说道:“初七不要穿,初七是想给娘亲穿,娘亲穿起来一定好看。”

“傻丫头!”绣娘眼眶中也蓄满了泪水,握着初七的肩一阵颤抖,语声哽咽:“娘亲不穿那些子衣服,再好看也不抵初七丫头,只要初七不生娘亲的气,娘亲做什么都行。“

“那娘亲不要哭了!”初七伸出小手将绣娘脸上的泪痕抹去,自己也止住眼泪:“我喜欢娘亲笑。”

“娘亲也喜欢初七笑!”看着初七破涕为笑的脸,绣娘才真正开怀起来:“娘去前院跟夫人请了假去,初七乖,在这等着娘亲回来。”

初七目送着绣娘出去,心里一阵发酸。如果今日没有看到这样的情景,或者她不会认为穷困是多让人迷茫的事情。她以为这样安分着过日子,守着她的娘亲,她的弟弟,就可以很幸福,很满足的生活。

可是,她似乎忘了,天一向不从人愿。今日只是去世了一个人就让绣娘多年攒下的银两全部拱手给了人,一件衣裙就为难住了两人,那改日若再出了什么事情,她们母子三人该如何是好?

恨恨地坐在阶上,可惜自己这身子还小,尚不能解了绣娘的忧愁。她该怎么办?

目光触及刚刚那树枝画图的地方,她以前虽说学的是艺术设计,却是与古代格格不入的。再者她就算会素描画画,难道自己还真能在街上摆摊每日给人画像不成?

这一想,便又过了大半日。绣娘还没回来,阳阳又吵嚷了起来,不知怎的,哭着要娘亲,她一阵好哄,又喂了他吃了米糊糊,才安静下来。

闲了带着阳阳在院子里绕圈,惹得他高兴的“呀呀”直叫。

忽听得动静,以为是绣娘回来,将阳阳牵着站在院门处看,来了几人,抬了些东西,仔细看竟是往自家小院走来。

待几人走近,初七连忙乖巧地行礼,迟疑着问:“这是?”

走在前头的丫鬟一脸笑容地对初七说道:“我是侍候夫人的翠萍,也不常和绣娘来往,怕是初七丫头你不记得我。”

“萍姐姐好!”低了头叫一声,再疑惑地问起:“萍姐姐,有看见我娘亲吗?”

“这丫头,真是嘴儿乖!”翠萍跟后面随从的两人一个笑闹,再对她软声道:“夫人把你娘留住了,正问着绣样的事。怕是要耽搁一会儿。说是待会让你们姐弟俩先歇着!”

“初七记下了。谢谢姐姐专门来给我们带话儿。”初七拉着阳阳再行了礼,阳阳也乖着不乱动,只是看见几人身后抬着的小箱子又拽着初七的裙角叫道:“姐姐…装起来…姐姐,装阳阳起来…躲猫猫。”

“阳阳!”嗔怪地看了眼略显委屈的阳阳,初七再无奈地转向翠萍道:“姐姐不要见怪!”

“这丫头,可跟人精似的!”翠萍又笑了起来:“这再大些的人也没有这么乖觉的,将来必是个有用的,你们说,是不是?”

虽说明里都是侍候人的,可暗里也都知道这奴仆间也有个阶级划分,侍候夫人的丫鬟和打扫的婆子,孰高孰低,明白人都该知道。当下那后面两个小厮也不敢多说,只是笑着附和。

“我这会儿来也不光是带话来着,夫人叫我送些物件。”

翠萍也收起笑,严肃起来:“你家的事,绣娘都与夫人说了。可怜见的,夫人赏了许多东西。这箱子里是几块布,都是上好的料子,说是闲了给你们姐儿俩做两件衣服,也不落了绣娘的手艺。再者,这还有些银子,也是一并赏了的,初七你收好,待你娘亲回来再给她。”

说罢从袖笼中掏出封好的银子递给她,又叫小厮将箱子抬进屋里去。

初七连忙再躬了身道:“谢谢姐姐,姐姐也代初七谢谢夫人!”

“平白的这么多礼,我可受不起,都是夫人的恩典。”翠萍笑道:“你的话我帮你记着了,这天儿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怕是夫人再叫我。你们姐儿俩歇着吧!”

初七应着声,将她送了出去。

再回来便看见阳阳使劲扒拉着箱子,一张脸撑得涨红。她连忙拉过他,见他抬起脸,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委屈的看向自己:“姐姐…躲猫猫!”

“阳阳乖,不闹!”初七拉着他进了里屋,又将夫人赏下的银子收起来,哄着给他讲了故事他方才歇了这事。

等了半日,又不见绣娘回来,自吃了人送来的饭食,跟阳阳打打闹闹也就倦得很,便沉沉睡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