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心远

更新时间:2019-10-24 03:58:06

江湖心远 已完结

江湖心远

来源:落初 作者:青山外 分类:武侠 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陈远师兄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江湖心远》的小说,是作者青山外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天下无敌,非我所喜。  至高皇权,非我所愿。  纵横江湖,驰骋沙场,一朝化鲲鹏,振翅上九天,看我杀出一条鲜血超脱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白玉京

华山地广人尚稀,陈远与李进共住一院两屋。陈远进院一瞧,东屋黑灯瞎火,李进不知跑哪里去了,摇摇头,陈远左转进屋,摸出火石,点了蜡烛,翻了滴漏,洗梳罢,自柜中取出一本线装旧书,封面上两排字迹,楷体大字是:周易参同契注疏卷五,狂草小字只有三个:风清扬。

烛光摇曳,蜡炬渐短,陈远正看的入神,左手一翻竟翻了个空,原来已是最后一页,深深伸了个懒腰,一瞧时辰,已近亥时。推开窗,见东屋也是烛火通明,举头望天,一弯残月钩,几缕薄云横,凄凄清清的样子。陈远出神片刻,关窗吹烛,脱鞋上床,盘膝坐下,静心定神,运气行功起来。

随着内力游走诸正经,陈远只觉全身暖洋洋的,疲倦渐消。十八个小周天行将结束时,忽全身一震,恍恍惚惚间,悠悠荡荡,来到一处所在,但见朱栏玉砌,绿树青溪,台阶尽头立着一块玉碑,陈远暗惊,缓步拔剑乱砍,诸物不坏,垂首自斩左掌,一道血口。遍行方圆三十丈,周边云雾翻腾,皆有一股无形潜力涌来,虽柔和,却不可抗,无奈近前细读碑文,上面写到:

此乃白玉之京,论武之台,专供英豪斗,小周天及以上者每夜可入,不可轻语。现乃幻身,可自易容貌,死者重创,逐十日,连胜者有宝。

陈远读完,暗暗称奇,玉碑字迹渐隐,显出一枚篆字,曰幻。陈远一指点在字上,碑面忽地变的光滑,映出一个少年来,文采精华,见之忘俗,正是自己形貌。

“有趣,李进想来一定会喜欢这儿的。”陈远踱步想了许久,伸手在镜中画来画去,片刻功夫,镜中人已成了一个面目平和的少年,幻字也消失不见,显出一个人字,弹指再点,景物忽地转换,到了一座擂台前。

陈远迎首望天,天色昏昏,铅云低垂,身后百余丈外是和先前玉台一模的云雾,奔去伸手一按,也是一样。复向擂台瞧去,这台不甚高,周有台阶,形状奇异,色泽黯淡,不知是何材质,初看隐有耕读厮杀之景,细看时却又没了。上面有两人斗的甚急,台边围着一圈人,男女皆有,约有二三十人,正轻声议论。陈远出现时,只有几个人回道瞧了一眼,见他面目平平,无甚出奇,又转过身去。

陈远细察众人,多半容貌甚美,大都悬剑挎刀,负枪背棍,站的甚开。又瞧台上,一人使剑,中正平和,一人用刀,虎虎生风,二人俱呼吸加重,汗珠隐隐,显是已斗了有一段功夫,虽看不出内功怎样,却知多半片刻间便要分胜负了。

陈远平日多听小师姐讲解天下武功,自身又博览群书,此时看那使剑的似是全真路数,用刀的有几丝关外风格,不禁暗自诧异,全真倒也罢了,关外极远,弟子竟能相斗一处,这白玉京真是莫测高深,不由肃然观战。

那刀客相攻甚急,奈何那全真弟子剑法使的颇纯,剑光飞舞,护住上下,忽见一个破绽,不及细想,挥刀砍去,却被一掌格开,一剑刺中右臂,不由面色灰暗,抱拳道:“全真高弟,果然不凡,在下认输了。”那全真弟子哈哈一笑,撤剑便走,忽听台下轰然声响,脑后风声呼呼,不及转身,急忙反手回刺,只听“啵啵”两声,刀入后心,剑中前胸,两人俱都化光而去。

众人议论纷纷,陈远瞧的大开眼界,平日同门对练,绝无这等诡谲变化,不由深深吸一口气,心脏呯呯乱跳,暗道:难怪日间几位师兄话间隐约提点我行事要小心再小心,看来正应此间情形。不过这才是实战,生死存亡瞬息万变。此地败亡虽不知现实有何损失,但刚才情形结合玉碑所言,却是决计死不了的,实是自己此时磨炼的好地方。

抱虚内力运行几周天,陈远心情慢慢平复下来,知自己初来,不可贸然上台。接下来又有人相继跳上台去,几场下来,或死或伤,各有胜负。陈远尝试战中插手,擂台边缘却同有潜力涌来,暗暗点头。一路看下来,估计在场众人内力决不会比自己更低,上台几人招式多拘泥套路,出手虽狠,内力虽强,自己当可战而胜之。

正思量间,一名白衣少女缓步行至台中,身姿卓约,且行且歌:“苍茫云海间,明月出天山。”语声温柔如Chun风,却有飞雪之意。

陈远望去,暗赞一声,这少女秀眉斜飞入鬃,凤目含威不露,面如秋月,颜过雪梅,负手而立,黯淡的台上只她一人,腰间空空,唯一玉壶,脚下散开几朵血花,自有一种奇异的、动人心魄的美。

一片空旷灰色中,她静静站在中间,整座擂台像是活了过来。

众人忽地静了,白玉京虽可自调容貌,如此美人却极少,若非丽质天成,必有一颗玲珑心,一双折梅手。几条人影各施轻功,争先上台,一时竟有四名男子将少女围在中间,众人嘘声大作,四人互看,脸色讪讪,却谁也不肯下去。

正僵持间,少女皱眉轻声道:“天山弟子,出来领死。”

众人暗奇间,少女面前那人上前一步,嘻笑道:“在下天山金谷园,不知这位灵鹫宫师妹芳名?”

天山派与灵鹫宫俱在天山,一正一邪,两派祖师张丹枫、巫行云更是不合,弟子在外面尚知克制,白玉京内却势如水火。

另外三人忽地飞身下台,少女轻喝道:“将死之人,多问何益!”她踏出一步,明明向左,身却转右,几如凌波仙子,一掌拍出,形如折梅,正中金谷园心口,可怜这天山弟子眼前一花,一剑未出,便含恨化光去了。

场下一片死寂,众人都呆了,片刻后轰的一声,叫攘不己,大都面皮发红,呼吸紧促,又惊又羡又喜:“凌波微步!凌波微步!天山折梅手!天山折梅手!”

陈远也是苦笑,这少女一出手便是两门天阶武功,真是、真是……只是虽如此,众人的反应也太过了些罢。当下细听片刻,心中一动。

原来灵鹫宫只收女子,杰出弟子初进小周天时,经详加调查后,便可在门中几门天阶武功中除内功外,自选一门修习。为锻炼天才计,门规规定,在白玉京中,在内力境界不低于对手一个大境界时,若是败了,便有重罚,而对手便可获得这弟子所修天阶武功中的第一招。

众人这所以兴奋,便是如此。陈远听了个大概,心中暗惊,同时有几点疑惑,只是并未询问他人。那少女胜后,并不下场,也不看场下诸人,只是静静的站着,目光望向远处,似是惆怅。

场上闹哄哄了好一会,众人才安静下来,苦苦思考如何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这灵鹫宫宝贝至少学了两门天阶武功,资质自是不必说的,在场众人自忖招式那是万万不如的,内功又瞧不出,只盼有人先出头,自己瞧个仔细再说。只是人人如此想法,一时竟无人再上。

那少女静立片刻,见无人上台,冷冷一笑,正欲离去,一条大汉越众而出,哈哈笑道:“全是缩卵子的货色,就让俺老余来试试这小娘皮的味道罢!”

众人大骂无耻,那少女毕竟年幼,平日相处皆是女子,虽不明何意,却知必是污言秽语,不由气的脸色发白,身子微微颤抖。那大汉目光一亮,三步并两步,仗着身高,一拳击出,吹的少女长发衣裙直向后飘,劲力颇足,左手袖中一动,三点蓝芒直飞少女胸前。岂知那少女虽面色发白,贝齿轻咬,一双眼睛却亮若秋水,足尖轻点,凭空消失不见,大汉暗叫不好,回肘直打,却听格的一声,左肩一痛,整条手臂软软垂落下来,急忙弓身后撞,右肩也是一痛,步了后尘。心中发寒,大汉发足直奔,背心忽地一凉,奇痒难耐,情知中了生死符。此人倒也干脆,以头抢地,化光而去。

众人大声叫好,那少女心中暗恨,放回玉壶,步下台来,暗自调息,人群不禁后退避开,只剩一人呆立,正是陈远,不免人人侧目,那少女也睢了一眼。

陈远推敲片刻,忽觉四周空了下来,不由奇怪,左右环顾,却见三丈内空空旷旷,左侧三尺外,那美丽少女正在出神。

心思电转间,果见一人上台指着自己叫道:“喂,那个小子,上来练练罢!”

暗道正好,陈远按剑缓步而上,只见眼前这人年约二十许,手持长剑,面虽英俊,却有匠气。

陈远正欲拱手,却见此人蓦然一剑劈来,不由暗叹一声,侧身踏步,长剑出鞘,轻轻一点,后发先至,正中对方手腕,只听叮的一声,对手吃痛,长剑坠地。

此人捧着手腕,面容扭曲,瞪着陈远,忽地口一张,一点青光急打,陈远心中平静无波,左脚轻点,猱身侧转,一剑刺出,嗤嗤声响,这人手捂心口,不甘倒地,化光而去。

众人又是叫好,灵鹫少女眼睛一亮,举步正欲上台,却见陈远对自己轻轻摇头,不由诧异。陈远目光一扫,随意一指,微躬道:“这位兄台,烦请一战。”

被指之人是名二十三四的青年,倒提竹棒,闻言朗声一笑,跃上台来,道:“小兄弟剑法高明,在下虽不敌,却也愿领教一番。”

陈远倒提长剑,拱手笑道:“不敢,多谢。”

二人站定,陈远见青年守势甚严,便身形一晃,手腕轻振,长剑直取左臂,剑刃劈风,青年口中低啸,脚步后退,左手握拳后缩,旋身右棒重击剑脊,陈远剑至中途,忽滑步俯身转而下刺,剑尖已消失不见,唯有一点青光飞驰,青年大惊,左拳不及,右棒已老,忙飞腿侧踢,口中啸声蓦然拔高。

陈远耳中轰鸣,脑中欲晕,心知内力不及对方,双足并点,人随剑走,合身旋扑,只听“嗤”的一声,陈远左手撑地,大旋身前翻而出,右剑后刺转身,只见青年急步赶来,身法不便,却是左腿一道二寸长伤口,鲜血沥沥。陈远深吸一口气,挺剑又攻,一时间二人剑光霍霍,棒影阵阵,间或啸声起伏,极是激烈,众人屏气凝声,瞧的目不转睛。

又斗了片刻,青年虽形近拼命,奈何失血过多,脑中晕眩,棒法又实在不敌,手臂又中一剑,情知不敌,撤招后跳,险些摔倒,不由抱拳笑道:“小兄弟一手希夷剑法使的极活,在下认输了。”

陈远剑尖凝住不发,却是内力已将不济,心中松一口气,笑道:“承让,兄台的天地长吟也是令在下印象深刻。”

二人各自下台,众人让道,陈远回原地闭目调息良久,内力方恢复过来,喜觉略有精进。

睁开眼时,那灵鹫少女似有察觉,转首瞧向自己,陈远深吸一口气,上台遥遥躬身道:“姑娘,请。”

第三章激战聆秘

灵鹫少女缓步上台,注目陈远,眼神奇异。

风声突然安静下来,二人对峙间,陈远忽问:“不知灵鹫宫中有何重罚?”

少女眼神微动,却不答话,反问道:“你这般弟子,为何只是用希夷剑,不提孤独九剑,华山五路神剑,你一路也没学么?”

陈远不为所动,笑道:“武学之道,本应由浅入深,先人经地入天,方是正道。贸然越界,如小孩舞大捶,力有不逮。”

少女轻摇螓首,目光发亮,似讽道:“天阶武功精妙绝伦,潜移默化之功,非你所知。再者我若是练了八荒六合独尊功,岂非巨人拈捶,相得益彰?”

陈远默然,沉声道:“如是如此,在下即刻弃剑认输。”

少女目光更亮,忽地展颜一笑,如冰雪解冻,泉声叮咚。她取出一副透明手套,缓缓戴上,轻笑道:“大道之争,不在口舌,手上说话罢。”

陈远苦笑,看来自己似乎不适合这声战之法,同时暗惊,先前大汉出口污人,这少女尚气摇神动,现下轮到自己,却已能活学活用,显是拳掌造诣上业已登堂入室,不拘一格,加之身负凌波微步,几已立于不败之地,自己要想取胜,看来极难。

想及此处,陈远反心神振奋,内力运转,提剑斜指,正是希夷剑中一式“视而不见”,本是攻招,此时陈远使来,却形成一种奇异的守势,锋芒暗敛。

灵鹫少女面无表情,看出这少年以攻代守,势竟隐圆,蓄势不发,自己若是贸然出手,必被雷霆一击,希夷剑竟能如此用法,实是不凡。她心中一动,围着陈远绕行,由慢渐快,一圈一圈,衣袂带风,竟隐成踏斗布罡之相。

陈远只觉周身空气涌动,如大浪一波波拍击而来,连续冲击之下,内力激荡,自己剑势必散,想不到自己以攻代守,灵鹫少女也以守成攻,反成内力相拼之势,这可万万不妥。当下细察少女步法,默感气浪韵律,忽地心中一动,缓剑直刺,正中气浪波谷薄弱处,潜流立弱,精神一振,知这少女凌波微步修炼尚不到高深地步,终给自己窥见了不是破绽的破绽,这气浪有涨有落,未能连绵不绝,当下连剑径点,周身三尺内浪潮顿消。

只是陈远虽破了气浪,自身浑圆剑势也已散去,少女见此,步法展开,如仙子凌波,踏浪而来,拍掌一击,形如折梅!

陈远知自己身法实与少女相差不可以道里计,唯有静立不动,当下澄心凝神,一式式希夷剑信手施为,攻敌之必救,虽处下风,内力也被少女强横劲道冲的七零八落,仗着感知出众,剑法高明,竟每能于不可能中拼出两败俱伤之势,也勉强维持了下来。

一时间只见台上一道倩影围着陈远频频闪现,二人衣袂飘飞,一动一静,本是血战,却赏心悦目,成了一副极美的画卷,台下众人看的如痴如醉。

斗了约一刻钟,陈远口中喷血,却是被少女强横内力击伤了脏腑,虽竭力支持,奈何武功级别相距天壤,内力也已不支,便毅然发动后手,催动碎玉诀,作殊死一搏,心中不禁苦笑。

须知折梅手威力虽大,消耗必多,观她前两战,内功心法决非天阶,不能久战,折梅手也微有生涩,陈远便是瞧出这一点,欲凭剑法支撑到她内力不继之时,岂料斗了这么久,自己内力先空,实是一个大大的教训。

陈远却不知灵鹫少女体内也是行将贼去楼空,不过勉力支撑,见陈远面色一白,便知他已使了拼命之法,虽佩服这少年剑法高明,却也决意要将他毙于掌下,当下将心一横,催动崩雪诀,内力源源不绝自经脉中涌了出来,身形变幻,竟留下三个影子,心知久战之下,凌波微步终是突破关口,更进一步,当即气贯周天,双手幻化,四道人影带着长长的残影将陈远围起,合力一击,状如一朵盛开的梅花。

陈远见此,斗志更旺,气血内力熊熊燃烧中,心神竟自放空,冥冥漠漠中,只觉灵台一片清明,一式式希夷剑法缓缓闪现,精髓尽现,往日不解处豁然而通,再无疑惑,不由长叹一声道:“原来如此!”

当下陈远手腕连振,随意挥洒,大象无形、********、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四招连出,无有一丝风声,点斩刺劈,剑招竟似活了过来,一一迎击。

电光石火间,两人对视,情知必死,却无人变招。

眼见两人已将同归于尽,异变突起,只见两条人影竟扑上台来,刀剑齐施,快如闪电,合击灵鹫少女,一时间台下众人眼花缭乱,只听叮当叮当,负痛唉哟之声,铁器坠地之声,响成一处,间有白光闪现。

待台上人影平复,众人定睛看去,只见二人依背而立,头脸身上尽是鲜血,面前各掉了一块狼头奇形令牌,正是陈远与灵鹫少女。

原来二贼人贪图少女身上武学,不知如何,竟能突破擂台潜力,趁机突袭,不料陈远竟于不可能中临时变招,四招合击一人,少女自然大恨转击,这已是二人巅峰之力,二贼如何能敌,登时毙命,留下两块令牌。

二人知是险地,乘有余力,各捡起一块,下台行出五十余丈,众人震慑,竟不敢随。

陈远调息毕,立身而起,灵鹫少女转首,展颜笑道:“多谢你了。”

陈远笑道:“无妨,只是觉得姑娘死于宵小之手实在可惜。不知这令牌何名,竟能中途上台?”

少女单手托着铁牌,正自垂首打量,玉手黑铁,闻言抬头奇道:“你竟不知?难道你是第一次来白玉京?”

陈远笑道:“正是,还请姑娘见告。”

少女不答,只是绕着他好奇打量,陈远摸摸鼻子,显得颇为无辜。

少女叹道:“可惜你不是女子,不然我非请师尊上华山抢人了。”

陈远含笑道:“不敢,在下华山陈远。”

少女沉默片刻,轻声道:“灵鹫宫云宵。”

云宵迎风而立,眺望远处,良久道:“贪狼令。”

不待陈远回答,身形渐散,只留下四个字:“下次再战。”

陈远静立良久,也感心神略疲,心念一动,身形散去,景物再换,却是来了入口玉碑前。

再瞧时,碑上多了一排字:三战,二胜,一平。

人字旁也多了一枚出字,大小模样一样。

陈远又细细察看四周,仍是无路,只此一座玉台,台上一块战录碑,不再停留,伸手一点,出了白玉京。

回过神来,自己还是在床上盘膝坐着,已近子时。默察体内,发现内力较之进前有所增长,招出昊天之书看时,精纯度也提升了一点,现是二十八。

陈远心中好奇,提剑到院中悄悄演练一番,果和白玉京中一般,希夷剑挥洒自如,如饮美酒。收剑凝立,陈远知自己剑术更进一步,已到了登堂入室的尽头,下一步便是将各招融会贯通,浑然如一了。

感慨一番,东屋无光,李进已睡了。

回屋静思,心中颇有疑惑,只是夜已深了,便默念陈抟老祖睡诀,沉沉睡去了。

暂记其歌诀曰:

龙归元海,阳潜于阴。

人曰蛰龙,我却蛰心。

莫思其用,息之深深。

白云上卧,世无知音。

次日卯正,二人早起对拼一剑后,饭毕上峰,晨练结束后,已是巳时。

来到平日所在,陈远道:“今日换换,你攻我守。”

李进好奇,并不多问,执剑便攻,却见陈远一手养吾剑法竟与自己相佛,不由大吃一惊,道:“你小子又吃了什么药?”

陈远笑道:“内力尚有药可吃,剑法哪有?你尽快突破至小周天,就知道了。”

李进正追问间,一人来了,神态沉稳,却是师兄宋光,早已突破,平日与二人交好。

宋光沉声道:“李进你先过去,张师妹正寻你。”

李进看远处一位清秀师妹正对自己招手,又知二人有话要说,屁颠颠地去了。

陈远先笑道:“多谢师兄昨日提醒。”

宋光道:“无妨,看你平时行事颇稳,昨日就没多说。想来你定有许多疑问罢?”

陈远敛容道:“不错。敢问师兄,以前在门中为何从不曾听闻白玉京?”

“不可轻语。”

陈远心思电转,已想了个大概,不再追问,继续问道:“白玉京中死亡,对现实有何影响?”

“精神重创,整日昏沉,十日不得再入。”

陈远点头:“连胜者有宝。连胜怎么算,有甚么宝?”

“连胜场数不定,这点颇令人奇怪,至于宝贝,主要是幻世令牌。与连胜对手有关,彼此相对实力与绝对实力均影响令牌质量。”

“幻世令牌?”

“不错,令牌在特定地点,特定情形下可以进入幻世光影,里面多是与当世名侠枭雄巨头有关的幻景,好处颇多。门中一位师兄便得了一枚梅庄令,在幻景中搭救了我们华山前辈令狐冲,得蒙传授一式孤独九剑,至今受用不尽,更有一位师姐在一枚移花令中学会了天阶内功心法《明玉功》,一步登天。”

宋光虽沉稳,说起这令牌来却是眉飞色舞,颇有些兴奋,陈远失笑,问道:“师兄,不知在幻景中死亡会怎样?”

宋光闻言,轻咳一声道:“会随机遗忘一种武功。”

陈远吓了一跳,道:“怎么个遗忘法?”

这点宋光似是不愿多提,只是苦笑道:“不怎样,就好像从来没学过这门武功一样。”

陈远沉默片刻,问道:“这白玉京有多少擂台,台边人平均实力如何分布,是否分层,也是天地人三阶?”

“不知多少。同一擂台中人天南地北都有,实力大多在一定境界内随机。确分为天地人三层,至于晋入下一阶的方法,颇为模糊。反正师兄我打通了阴维阳维、阴跷阳跷,至今还在人阶厮混。”

陈远细思,又问了几个问题,宋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待得谈完,将近巳正,陈远抱拳笑道:“多谢师兄,师弟暂时没什么疑问了。”宋光自去了。

时光就在静默中水一样流过去了,午饭后二人道别,陈远自来了小湖,远远看见一人立在岸边,心中大喜。

第四章小师姐

此人一身白衣,长裙委地,秀发如瀑,在美好的背影上倾泻而下,却予人遗世而独立之感。

陈远凌空拔剑直刺,轻啸一声:“小师姐,看剑!”

却见小师姐背都不转,长袖后拂,陈远只觉大力涌来,翻身后退落地,凝气唰唰连斩四剑,小师姐轻咦一声,衣袖再拂,不带一丝烟火气,裹住长剑,轻轻一送,陈远拿捏不住,脱手而出,只见长剑火箭似的冲天而起,其声呜呜。

陈远穷尽目力,见长剑越飞越高,到了极高处,只有一点青光闪了闪,消失不见。

陈远目瞪口呆,吃吃的问:“小师姐,这是什么功夫?”随既反应过来,惨叫一声:“我的剑!”

小师姐转过身来,玉颊飞红,伸了伸舌头,很不好意思地道:“小远远,这是真真教我的流云飞袖。我练了好几天,本来很有把握让剑乖乖落下来,好吓你一跳的。谁知几天不见,你内力进步虽在意料中,剑术却吓了我一跳,哼!你也有错!”

只是小师姐虽说着说着嘟起了嘴,却似想起了什么往事,一双剪水双仁里愁雾更重了,陈远心中发疼,嘴里却哼哼两声,不依不饶道:“不成不成!这下我怎么练剑?小师姐你贵为先天高手,对我小小一个小周天怎可能有意外,定是你故意使坏!”

小师姐咬着嘴唇,眼珠滴溜溜转了转,忽地拍手道:“这样罢,我弄丢你一把剑,再赔你一把好不好?”

陈远退后两步,上下打量着小师姐,只见她腰间竟挂了两柄剑,一青一白,心中一动,长长一揖道:“多谢小师姐。”

小师姐跺脚道:“没劲没劲!一下就被你看出来了。”

陈远笑笑,不说话,只是一双眼睛发亮。

小师姐笑容忽地消失,解下青剑,轻轻抚摸,凝视着剑鞘,神情变幻,似是想起了极远的往事,淡淡道:“真真这次回来,替我寻来了白虹剑。这柄碧水剑,我佩了许久,早年曾丢过一次,又让我寻了回来,现在忽然不想用了,就给你罢!”

言毕轻轻一抛,就像抛却了一段往事。

陈远双手接过,捧在手中,躬身嘶声道:“谢小师姐赐剑!

虽得利器,陈远心内却更替小师姐高兴。

小师姐淡淡道:“小远你进了白玉京,战绩如何?”

陈远道:“是,昨夜刚入,二胜一平,便退了出来。”

小师姐转过身,凝视着湖面积雪道:“演练一下。”

陈远应声称是,缓步入湖,呛的一声拔出碧水剑,只见此剑长约三尺,如一泓秋水,映的人毛发皆青,虽是寒冬,却激的陈远眼角不住跳动,显是一柄吹毛断发的利器。

一人分饰两角,陈远将昨夜与云宵之战一式式演示了出来。

演练完毕,陈远道:“云宵所炼天阶武功,我只能描述效果,无法重现。”

小师姐轻轻点头,道:“这灵鹫宫的小姑娘凌波微步练的不错了,只是折梅手显是修炼未久,不然你早就败了。”

陈远苦笑道:“是,还请小师姐指点。”

当下小师姐一一指出陈远应对不当之处,细细分说,又和他反复演练。昨夜陈远虽自己反思良久,只是哪及得上先天高手高屋建瓴,挥斥方遒,详加解说?随着小师姐娓娓道来,只听的陈远大汗淋漓,湿透重衣,自己所犯这许多错误,昨夜云宵只需抓住一处,自己早就一命呜呼了。

演练许久,陈远已全部吃透,却听小师姐叹道:“那小姑娘显在灵鹫中倍受宠爱,今日定也有师长详加解说,下次你若再遇见她,必败无疑。”

陈远默然,只见小师姐霍地转身,凝视着他道:“我生平所见诸人中,陈远你习剑天赋实可排入前三。可叹爹爹迂腐不堪,定下这许多苛刻门规,风祖师又不管琐事,致使你现在武功品阶最高才是人阶,我瞧在眼里,实是为你可惜。”

陈远笑道:“不然,我自幼孤苦,若非掌门收录,现下仍不知飘零何方。虽不明掌门为何这样做,却是没有怨言的。”

陈远凝视着小师姐如玉脸庞,心里默然道:“若非如此,我怎能和你相处这许多时光?”

原来多年前二人在这湖边初遇时,陈远还只是个九岁的幼童,正在练习偷学来的希夷剑,被小师姐瞧见,触动心事,忍不住指点一二,却惊于这小孩的天赋,便命他常来湖边,多加教导。

这是陈远心中最大的秘密,连李进也不曾告诉,只是平日练剑中常拿小师姐的话教育他。

对他目中深意,小师姐恍若不知,轻轻道:“早年我私自传人剑法,酿成生平一大憾事……”

陈远心中一动,暗下决心,仍然静听。

“……我本已决定不再私传剑法,只是多年以来,观你性子虽冷,却是天性纯良,实是一个好孩子。”

陈远心头微震,已知小师姐要说什么,果听小师姐笑道:“往日拘于门规,不得轻传,却终让我磨通了太师叔,嘻嘻!除孤独九剑我不会外,玉女十九剑、朝阳一气剑、莲花清静剑、云台天光剑、落雁飞仙剑、清风十三式等等门中诸多剑法,你想先学哪一路?”其音切冰断玉,显是决心已下。

美人恩重,岂可辜负?

陈远毫不犹豫,俯身下拜道:“我愿学莲花清静剑!”

小师姐轻咤道:“还不自称弟子!”

陈远再拜:“陈远愿学莲花清静剑!”

小师姐叹了口气,轻抚陈远头顶,没好气道:“逆徒,起来罢!”

小师姐踱步良久,沉吟道:“你若是愿学朝阳一气剑,我倒可以传你紫霞神功。门中与莲花剑相合的内功唯有先天功,可惜只有风太师叔会,”转首看着陈远似笑非笑道,“小远你要不要反悔,学朝阳剑?”

陈远给她瞧的心中发毛,坚定摇头道:“不要!”

小师姐哼道:“算你识相!”

陈远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小师姐你不要玩了,快传剑法罢!”

小师姐仰首望天,心中再三推敲,道:“莲花剑共有十五式,分别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小荷尖角、亭亭净植、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含苞待放、花开见我、淤泥不染、清涟不妖、莲子如水、沾裳浅笑、花落不知、残荷雨声、零落成泥,每式变化少则十几,多则几十,十分繁复。这样罢,现下传你第一式口诀变化,三天后我来验收,如是不合我的意,”小师姐歪着头,白玉似的的手握成个秀气的小拳头,放在嘴边吹了口气,不怀好意地盯着陈远道:“哼哼!”

陈远先是听的心潮澎湃,后看小师姐孩子气的举动,几乎不曾笑破肚皮,含笑道:“如不合意,请斩我头!”

小师姐忽地敛容,拍了陈远肩头,肃然道:“小远,以后千万不要随便拿性命作赌注。”

陈远正色道:“是。”

当下小师姐细细传了清风徐来的口诀,果与人阶剑法不同,十分繁多,亏得陈远天资聪颖,牢牢记住,又将变化一一演示,陈远深记在心,不时发问。待传完时,已近酉正,天色已黑,满地雪色映的小师姐脸如白玉,几乎透明,愈显淡远,陈远默记中,小师姐叮嘱道:“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两式,虽只是起手,剑意却须贯通全路,绵绵若存,不可断绝。”

陈远应道:“嗯,我记得了。”

只听风声飒然,四顾看时,小师姐已不见了。

陈远又将变化一一演练,记的精熟,摸黑奔到不语堂时,差点没饭。

回院与李进打过招呼,一头扎进屋里,梳洗罢,将参同契注疏卷六读完,运气行功毕,直入白玉京。

战录碑无甚变化,微微发着白光,前面摆着贪狼令,陈远拔剑一看,并不是碧水剑,而是与昨夜一样的青钢剑,心中一动,仍是随意乱砍,诸坏不坏,却不再砍自己了,陈远收起令牌,一点人字,径入擂台。

擂台一模一样,人比昨夜多了些,陈远看了几场,不再浪费时间,上台邀战,以清风徐来连胜五场,内力不继,下台调息毕,又复上台。众人内力虽不一,却无通了任督二脉的高手,唯有几个四五脉的人物令陈远觉得有些麻烦,却一个比上云宵的也无,久战之下,也逐一败下阵来。

众人瞧出这小子显是在练剑,虽不发一言,却更可恶,均气愤不已,奈何无法群殴。后来陈远在台上提剑四顾,却无人上来,也不挑衅,径自回战录碑台一瞧,已变成了:十七战,十六胜,一平。

这样的连胜,竟还是没有幻世令牌出现,陈远不禁好奇,将疑问按下心底,逐场细细反省今夜战斗,发觉颇有疏漏,回到住处,一一记下,便自睡去。

如此这般,一连几日,陈远上午陪李进练剑,下午自修,夜间练气,入白玉京,到第三夜回到战录碑台时,终是出现了新的变化。

第五章定约

这三夜并未遇到任督高手,陈远心中暗思,一瞧战录碑,已成了:

五十战,四十九胜,一平,连胜四十九。

碑前多了一物,拾起一看,是枚微泛白光的玉牌,长约七寸,宽不盈掌,正面上刻三个小字:风陵渡,又雕着一位独臂男子,英武不凡,两鬃斑白,双眉不展,似有极大心事,背面雕着一位少女,一片纯真,玉雪可爱,边缘却有猛兽恶鬼之图,状极狰狞,刻着乍暖还寒四个小字。

他长吁一口气,风陵渡在黄河边上,离华山不远,等学完剑倒可去瞧一瞧,把玩片刻,出来一瞧,正在掌上,收入怀中,歇息不提。

次日吃饭时,陈远发现多了许多人,原是新年将近,在外游历的弟子大都纷纷回山,准备年终大比,并过佳节。

待到剑音花带晨练时,四周也站了许多师兄师姐,含笑观看,不时指点,不胜唏嘘,陈远老老实实的一剑剑使来,决不出格,竟也没人注意到他。

范朋倒是精神抖擞,面上生光,在众人之前一拳一剑使的风声呼呼,颇见功力,练完解散后带了几人在众师兄师姐中谈笑风生,显得如鱼得水,不时听得“李师姐许久不见,更漂亮了”、“王师弟气势凝炼,功夫大涨啊哈哈哈”、“这是张师弟,一手剑法使的极是凌厉,诸位多多指点,这是常师妹……”

原来范朋入门多年,前些年大比中名列前茅,得授混元功,并不下山游历,而是留在山上指导后进弟子,现已通了五六脉,和这些回山弟子俱都熟识。

陈远和李进正要溜走,被范朋瞧见,眼睛一亮,远远奔了过来,呼道:“陈师弟,李师弟,请留步!”

陈远暗道不好,却见他带着一堆人涌了过来,执着手亲热问道:“陈师弟多日不见,夜间可好?”

李进冷笑道:“这话问的奇了,陈远夜间如何,与师兄何干?”

众人大笑,陈远抽出手来,知他暗问白玉京战事,面无表情道:“不劳师兄费心,师弟尚过得去。”

范朋面色不变,拍着他肩膀笑道:“师弟可曾通了一脉?”

陈远暗暗皱眉,道:“师兄何必明知故问,尚未大比,我如何通脉?”

华山门规,大比中择优传授高深功夫,其中内功至关重要,颜歌也不敢轻传。

范朋又欲握手,陈远闪身躲过,冷冷道:“师兄自重!”

范朋暗恨,指着陈远向众人高声道:“诸位师兄师姐,这位陈远师弟,往年限于功力,只在正经组中厮混,今年终于打通了小周天,大比中各位可要小心哇!”

众人轰然应是,间有几位师姐瞧着陈李,眼睛发亮,李进又气又急,骂道:“你这小人!”

范朋沉下脸来:“当众辱骂师兄,该当何罪?”

陈远拦住他,道:“不必废话,师兄意欲何为?”

范朋脸色转睛,凑过来低声道:“两位师弟自知,若从我愿,保你们得传紫霞神功!”

李进跳了起来,又欲骂人,陈远一把拉住,转身就走。

二人来到练剑处,李进终忍不住骂道:“甚么恶心东西!好好一个华山,被他们搞的乌烟瘴气!”又看着陈远担心道:“我在正经组倒没甚么,陈远你在周天六脉组,范朋要是请人一意和你为难,那么多通脉师兄,你可怎么办?”

华山年终大比,分为三组,十二正经丙组,周天六脉乙组,任督甲组,对应不同内功境界弟子。其中乙组至关重要,小周天弟子名次若好,便可得传紫霞混元明月流风等心法,若是不好,只有落云诀,虽都是地阶,相差却极大。

李进恨恨道:“不知掌门是怎么想的,明明小周天应另分一组的!”

陈远笑道:“不用担心,想来是为了磨炼弟子罢!真正杰出之士,总能冲破重重阻碍,脱颖而出的。”对着李进怀疑的眼神,陈远眨眨眼睛道:“真的没事,你小子放心罢!”

李进沉默片刻,问道:“莫非我们以前猜测的是对的?”

原来门中突破小周天的师兄师姐们,总有一段时间变的奇奇怪怪,有昏昏沉沉的,有剑法大进的,二人对此作出许多天马行空的猜测,他现下想来,实有啼笑皆非之感,笑道:“不是的,另有原因,只是不能轻语,你快点突破罢!”

李进尚自嘟嘟,陈远拍他一下道:“快练剑罢!”当下二人开练,陈远将自己白玉京心得一一说出,李进听的大呼小叫。

一时无话,下午湖雪渐溶,陈远在岸边正自练剑,感悟剑韵,忽听天上有人作歌曰:闲花流水逐自在,白云出岫……

陈远哈哈一笑,望向来处,高声接道:“白云出岫忽委地!”

只见来人一身淡淡青衣,正飞天而来,身姿曼妙,闻言一晃,似是真气不稳,当真流星般直坠而下,应了委地之语,正是颜歌,落地轻咤道:“死小远,不干好事!”

陈远摸摸耳朵,颇无辜道:“每次听小师姐你说这两句,总忍不住想改上一改,今次总算让我逮到机会啦!”

颜歌越湖而来,笑道:“好个尖牙利嘴!快将清风式演来我看,不要让我也逮到机会!”

陈远应是,提剑一一演示而来。

她瞧了瞧,蓦然衣袖连拂,一股股潜力涌来,陈远凝神正意,奋力一一应对,剑势绵绵,如清风徐徐,虽柔和却坚定。

待他将第一式变化演练完毕,已被迫的大汗淋漓,气喘吁吁,颜歌收手叹道:“这一式剑法小远你已得了真意,只是内力实在不济!”

陈远调息片刻,坚定道:“不碍事,大比后我定能学得。”

颜歌瞧了瞧他,美目连闪,说道:“爹爹给我下了严令,不许我私传紫霞功,不然全部逐出门去,我虽不怕他,却不能连累了你。”

不待陈远答话,又道:“真真修炼的天光云影诀,乃是本门两大天阶心法之一,却也是苦梅师叔严禁私传的,不然我去请她,多半能传了你。”

陈远心中感动,沉声道:“小师姐,”

颜歌道:“嗯?”

陈远凝声道:“请小师姐莫要去求别人了!相信凭我掌中剑,定能学得神功,败尽英雄!”

颜歌看了他许久,忽地伸小指刮脸笑道:“你羞不羞,小小一个小周天放这大话,风太师叔都不一定能做到呢!”

陈远红了脸,坚定道:“现在不行,将来一定可以的。”

颜歌看这小小少年,虽尚有稚气,却面色坚毅,隐隐透出一股无坚不摧的锋芒,忽地沉默了,轻声道:“呐,小远?”

陈远道:“在。”

她转过身去,一手按着青虹剑,一手指点着广阔江山,语声飘渺,似从白云间传来:“将来你天下无敌了,帮小师姐做一件事,好不好?”

陈远只觉心神激荡,不由深深吸一口气,弹剑道:“好!”

沉默许久,颜歌笑道:“好了,那还是很远的事。现在,陈大侠,让我来教你水波不兴罢!”

陈远脸红红的,忽地想起风陵渡令,忙地取出,道:“先不急,小师姐你看这是什么?”

颜歌伸手接过,玉牌是白的,手是白的,相映成趣,她翻来覆去看了一会,轻声道:“这男子应是神雕大侠杨过,少女仿佛是峨眉派开山祖师郭襄,来头不小。你得了此牌,战绩如何?”

陈远暗惊,这两位均是名震当世的高人,同时有关,当是幸事,道:“四十九胜,一平。”

颜歌抛还令牌,道:“合了大衍之数,难怪。只是你不要高兴的太早,郭襄前辈是在四十余岁上开创的峨嵋一派,按这上面所画,显是她少年时与杨大侠的一段往事。”

陈远接过,笑道:“那也和神雕大侠有关,到时小师姐你陪我去罢!”

颜歌瞧他一眼,没好气道:“没出息,这样还想败尽英雄!”

转念一想,又道:“可以是可以,不过总要等到莲花剑学完罢,年终弟子大比也只有二十多天了,你先把心思放在这上面的好。”

陈远喜道:“是,小师姐放心罢!”

当下颜歌传了水波不兴一式诸多变化,又复演示,陈远一一牢记,不敢或忘,夜间自入白玉京练剑。

上得山多终遇鬼,这晚终于给陈远碰见了一名任督高手。

那是名少林弟子,精研罗汉功,八脉俱通,一路龙爪手业已登堂入室,陈远虽竭力支撑,内力却远非敌手,脏腑被一招重伤,他步法又差,被那少林高手一招抱残守缺击下台来,幸好陈远当机立断,发动碎玉诀,连发四招,终是挡了下来,重伤不死,第三日被颜歌好一通嘲笑。

如此时光易掷,流年轻抛,颜歌或二日,或三四日,传下一式莲花剑,陈远夜间白玉京练剑,遇见六脉尚可败之,碰到任督虽一场未胜,奈何早有准备,败而不死,也非是侥幸。

忽忽二十余日,待他学至花开见我一式时,已是大比前一日了。

lt;ahref=http://www.luochu.comgt;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luochu.com阅读。lt;/agt;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