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男闺蜜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9-10-18 03:57:59

男闺蜜的秘密 已完结

男闺蜜的秘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冷零月 分类:其他 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夏黛项铭宇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冷零月原创的其他小说《男闺蜜的秘密》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夏黛项铭宇两位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夏黛,十八岁,个性天真浪漫,但却是典型的宅女,身边有两个最最要好的朋友一个叫甄心,一个叫项铭宇。 项铭宇,十八岁,个性尖酸刻薄,嘴不饶人,典型的宅男,与夏黛青梅竹马两家就只隔了一堵墙,从小学到高中,同校同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与许多大学不同的是,夏黛她们所在的大学军训是在十一月份的时候进行的,老师是这么说的:你们现在的孩子就是娇嫩的!我们以前在九月份烈日当空的时候在太阳底下站着,也没有人会晕倒,也没有人会因此生病,可是你们现在的学生吃的比我们那个时候有营养,可是体质却差的不得了!

项铭宇看着窗外K市现在已经变得寒冷起来了,窗户上也凝结着细细小小的水珠,外面的风景更是被一层薄雾所笼罩。

十一月的军训?那还叫军训吗?项铭宇喃喃自语,班级里的女生们却都欢呼雀跃起来!

在女孩子看来,美白是顶要紧的事情了!十一月也就是意味着她们不用在烈日之下被晒得黑黢黢的!于是便叽叽喳喳的讨论个没完,项铭宇并不喜欢叽叽喳喳的女生,在他看来夏黛并不是这样的,夏黛是热闹!对热闹!只要有夏黛在身边,就一定会很开心,很满足!

因为军训的开始,夏黛不得不和陈旭短暂的分离,其实就紧紧是十六天而已,但是在夏黛看来就好似一个季度那般的漫长。

当夏黛坐在车上,看着陈旭冲着她招手的时候她哭了,她的泪水是那样的多,以至于甄心拿了两包的纸巾也不够用!

夏黛!你说说看,你又不是什么女诗人,文艺女性,你这么粗线条的一个人,怎么好意思这么悲春伤秋的呢?你知道吗?现在网络上有这么一句话:你掉下来的眼泪,就是你脑子进的水!我看你是不是最近洗澡的时候脑子进水了呀?他不会等下还演一个十八相送吧?项铭宇就如一个评论家一般疾言厉色,夏黛狠狠的瞪了项铭宇一眼,项铭宇才将头转到了另一边,按照项铭宇对夏黛的了解,如果再这么看下去恐怕,一顿殴打是在所难免的了!

到了当地的军营,军训算是正式的开始了!

夏黛开心的拿着迷彩服,完全已经忘却了刚刚的悲伤:甄心,我以前就是想当警察,就是想穿这些衣服,你看看多神气啊!

呵呵!对啊!穿上去一定很神气!甄心将迷彩服放在夏黛的胸口前比对着。

才刚刚换上迷彩服就听到下面的一阵哨响起,所有的同学便快速的向着楼下空地跑去!

哇!好帅啊!夏黛不禁感叹道,她和甄心所属的十九排的教官,仅仅是一个二十三四的大男孩,穿着教官服的他显得是那么的英姿飒爽。

很快夏黛发现不仅仅是她一个人这么认为,很多女同学对于教官都相当的仰慕,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引起女孩们的尖角,和称赞。

十一月的阳光很是柔和,可是站了一阵天军姿的夏黛们却已经是一身的汗水,傍晚天气转凉,全身变得黏黏的很不舒服。

夏黛坐在树荫底下坐立不安的挠着后背,甄心好奇的问:你怎么了小黛?

我好痒啊!好难受,可能是被什么虫子咬了吧!夏黛说着,甄心便小心的拉开夏黛背后的领子,果然好大一块红扑扑的,被夏黛挠的已经有了一些血丝。

傻瓜!不要乱抓,我给你带了药水来了!项铭宇忽然出现在了夏黛的面前,夏黛抬起头发现项铭宇还是穿着来时的衣服,并没有换成迷彩服。

你?你怎么不换衣服呀?夏黛接过项铭宇手中的药酒,好奇不已!

项铭宇笑了笑道:我可是病号哦!

呵呵呵!项铭宇,你要不要脸啊!你居然冒充病号,噢!我知道了,你是想要逃避军训对不对?你可是一个男孩子耶!陈旭说了,男孩子们都有一个军人梦!难道你没有吗?夏黛一边涂抹着药水,一边问道。

项铭宇侧着脸,脸上满是疲惫,他没有像平常一样去反驳夏黛,而是静静的坐在了夏黛的身边,轻轻的将夏黛高高扎起的马尾打散,这是项铭宇常做的一个动作,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了,夏黛咯咯的笑着,她是很怕痒的。

一天的军训结束后夏黛没有想到,最最可怕的事情却是在背后等着她。

夏黛和甄心一起拿着洗漱用的脸盆,和换洗的衣物,有说有笑的向着洗澡间都去,刚刚打开洗澡间的门,夏黛便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里面烟雾缭绕,一个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女孩冲到了夏黛的面前,飞快的穿着衣服,夏黛不禁皱起了眉头,不是吧!

夏黛可能没有想过,军训的洗澡间,可是可以容纳的下五十多个人一起用的大澡堂!夏黛害怕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甄心伸手拉住了夏黛:夏黛,你去哪呀?再不进去没位置了!

夏黛回过神来发现甄心也已经脱去了外套,她尴尬的笑着对甄心说:甄心,我不舒服!我先不洗了!我,我一会儿再洗啊!说罢逃命一般离开了洗澡间!

呵呵呵!害怕了吧?夏黛刚拎着衣服从洗澡间里跑了出来,便看到项铭宇站在男生的洗澡间前冲着自己傻笑,身上的衣服,还是原来那件!

夏黛一撇嘴道:你好的到哪里去啊!你还不是害怕,不敢洗所以才跑出来的?你可是一个男孩子!你怕什么呀?

项铭宇抱起他的换洗衣服,脸上的笑容在夕阳的照耀下是那么的灿烂:我是要去只有一个人的单间浴室洗澡!我承认我受不了一大堆人洗澡的感觉!

什么?单间?真的吗?夏黛的眼中闪烁着渴望和羡慕的目光:宇哥!不知道,不知道小妹可否与你同去!

和你洗?比和他们那群男生洗还可怕!项铭宇故作惊慌:夏黛,你可不要害我啊!

夏黛一步步的靠近问道:你想什么啊!美的你!一起洗,做梦!看到了没有,就我这张明星脸,这么美艳照人的,我怕你看了到时候难以自持,那我不是危险了吗?

啧啧啧!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跟哦来吧!我让你先洗好了!项铭宇接过夏黛手中的脸盆说道。

夏黛就这么乐颠颠的跟在项铭宇的身后。

到了!还未走五分钟项铭宇便停了下来,夏黛看了看这破旧的门,再推开往里面一看,脸色立刻就变得蜡黄:不是吧!项铭宇,这里好像很可怕的样子!我,我不敢进去啊!

项铭宇偷偷的捂着了嘴巴,笑道:小黛,你平时胆子不是挺大的吗?这么这会儿变得这么小啦?要是你是在害怕我就在门口给你守着,你快洗澡去吧!

见夏黛还在犹豫,项铭宇便又道:你难道想回到那个浴室洗澡吗?如果是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回去!

吱的一声夏黛快速的将洗浴间的门关了起来:项铭宇!你可一定要乖乖的帮我守着哦!

知道啦!项铭宇百无聊赖的站在洗浴间的门外,轻轻的哼唱着他与夏黛小时候经常唱的歌。

啊啊啊!忽然从洗浴间里传来了夏黛的尖叫声。

怎么了小黛?小黛?项铭宇手中的换洗衣服瞬间掉落在地上,他不断的拍着门。

夏黛惊慌的打开洗浴间的门,立刻扑到了项铭宇的怀中大叫着:铭宇!窗外好像有人啊!

项铭宇皱起眉来:小黛,你开什么玩笑啊?这可是四楼啊!外面又没有阳台!

真的有人,我看到了!真的有人的!夏黛一脸的惊魂未定,项铭宇只好撞着胆子,向窗户走去,打开窗户的那一瞬间,项铭宇无奈的笑了!

窗外并没有什么人,有的只是在风里摇曳婆娑的树影!

夏黛尴尬的笑了笑:原来,原来是树影啊!

项铭宇回过头这才发现夏黛全身只是裹了一层薄薄的浴巾,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更加悲惨的尖叫声!

甄心已经洗好衣服,正坐在床前,手中翻看的正是项铭宇之前不离手的古言,夏黛就如一只惊慌失措的小鹿一般跑了进来。

怎么啦?小黛?甄心看着惊慌失措的夏黛,不解的问道,看着夏黛湿润的头发松散的披在肩上,便问:小黛,你洗好澡啦?我怎么都没看到你啊?

夏黛胡乱的答应着:我,我散了一会儿的步,我去洗衣服了!夏黛抱着她的脏衣服向洗衣间走去,心跳还是碰碰直跳。

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发呆,看着洁白的泡沫便把衣服往下用力一甩,嘴里嘟囔着:哎呀,好糗啊!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小黛,你到底怎么啦?甄心不放心,跟了出来。

夏黛嘟着嘴犹豫了一下,便在甄心的耳边,小声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甄心!

他!我是说项铭宇他······甄心不知道该如何问,但最后还是咬牙问道:项铭宇他喜欢你吧,小黛?

夏黛一听愣住了,随之而来便是夏黛那爽朗的笑声:甄心!你开什么玩笑啊!项铭宇?你误会啦!项铭宇和我之间的感情只是兄妹之情,我们两可是从小光着屁股长大的呦!

嘀嘀嘀!夏黛的手机不断的响了起来,夏黛一看来电显示,便接了起来:你怎么这么晚才给我打电话啊!你说你是不是跟那个学姐玩的不亦乐乎了?

甄心笑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却在走廊处碰到了项铭宇,军训的楼层是男女混合住的男生在一二三楼,女生则在四五六。长长的走廊全部都刷成了军绿色,走廊的墙上还贴在毛主席的头像和军训里要遵守的规矩。

项铭宇只是和甄心点了点头,便算是打过招呼了,甄心却在项铭宇与她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便把她拉住了:铭宇,小黛她根本就不喜欢你!

我和小黛的事情从来不需要第三个人来管!项铭宇推开甄心的手向着洗衣间走去,甄心看着项铭宇被灯光拉长的影子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酸涩,甄心的脸上呈现出了忧凄的神色。

项铭宇站在夏黛的身后停住了脚步!

真的吗?你真的回来看我吗?那要给我带吃的,这里什么都没有······夏黛就像一个六一节在索要礼物的孩子,一通电话居然打了将近一个小时。当夏黛对着电话吻别的时候,才发现了身后的项铭宇,项铭宇已经将她的衣服全部都洗好了!并且拧干整整齐齐一丝不苟的挂着。

······夏黛想起刚刚的插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项铭宇的脸上却露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夏黛你真的是很恶心耶!一口一个旭的!我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了!项铭宇瘪着嘴,装作受不了的模样!

夏黛立刻个了他狠狠的一掌:偷听别人的电话,还敢在这里评头论足的!真是太可恶了!

哇,你这个人是在是很没有良心,我刚刚可是帮你洗了衣服的耶!项铭宇吃痛的按着胸口。

夏黛抬起头一眼便看到了挂在竹竿上,还在滴这水的粉色内衣,脸上立刻就变得绯红,拿起自己的脸盆便对项铭宇说:我困了!我去睡觉了!还未等项铭宇回答,夏黛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项铭宇捡起夏黛的皮带,笑了笑道:真是一个冒失鬼!

夏黛关上寝室的门,便坐在了自己的床上,甄心就坐在夏黛的对面,看着夏黛红的几乎要通透的耳垂,便有默默的埋下头去看书了!

叩叩叩!清脆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夏黛坐在离门最近的位置,所以便站起身去开门,打开门一看居然是项铭宇,不禁吃了一惊:项铭宇,马上就要熄灯了,你怎么还不回自己的寝室啊?

项铭宇离夏黛很近很近,夏黛的小脑袋就在项铭宇的胸口前,项铭宇可以很清晰的问道伊卡璐洗发水的香味。

你的皮带!别总是迷迷糊糊的!说着将皮带放到了夏黛的手中便向走廊的一头走去,夏黛看着手机小了,一定是刚刚和陈旭打完电话,便顺手放在洗衣池上了!

夏黛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心想这个脑子或许真的就跟项铭宇说的那样进水了!

哔哔!伴随着一声哨响,房间里变得一片漆黑,夏黛只好躺下睡觉,这里的床比学校的还要硬许多,低下也没有柔软的垫子,夏黛却一躺下便呼呼睡去。

黑暗中,有一双眼睛一直都在注视着夏黛,夏黛却浑然不知。

哔哔!夏黛还在睡梦之中,便听到同学们慌乱的穿着衣服。

小黛!小黛!甄心不断的摇晃着夏黛,夏黛将甄心的手往旁边一推,便呐呐道:不要吵我!

小黛,要集合了,快起来!夏黛一听立刻睁开了眼睛才发现所有的人都已经穿好了衣服,便马上也麻利的换上了军训服。

才六点!夏黛耷拉着脑袋,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不禁打了一个哈欠,心想:真的是要命啊!六点钟?

你们现在是在军队,不是在学校,在家里?五点半我吹的哨子,现在都几点了?你们居然如此的散慢!今天我就罚你们半蹲一个半个小时!主教官是一名四十多岁凶神恶煞的男人,夏黛看到他就觉得头皮发麻!

半个小时!夏黛半蹲着,还没五分钟就开始忽忽悠悠,双腿打颤。

你们要是谁敢给我再动一下!我立刻就罚他(她)蛙跳!主教官黑着脸说道,夏黛看着他,心想这个主教官,是虐待狂吧!一见面就罚半蹲的?太过分了!

更令夏黛跳脚妒忌的可能是她的一个不经意间的回头,居然看到项铭宇穿着便服,悠闲的坐在花圃边上,时不时还冲着夏黛微笑!

有没有搞错啊!夏黛低声自言自语,甄心也转过头,看到了项铭宇,便笑了笑对夏黛说:要不咱俩也装装病号好了!

夏黛正想说什么,原本站在台上的主教官,不知道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她的身边,低声问道:你们再说什么呀?嘀嘀咕咕的,要不要我请你们去讲台上说说?

额!夏黛错愕的看着主教官,主教官提高了嗓音大声吼道:给我蹲好来!

夏黛咽了咽口水,惊恐的低下了头。

身后的项铭宇手中拿着考勤表交给了教官,这个项铭宇,就会挑这种轻松的活来做,他怎么就这么聪明呢?

夏黛百思不得其解,吃蹲了半个小时,主教官终于让她们去吃早餐,夏黛们飞快的洗漱完毕,便来到了食堂,桌上放着水煮蛋,咸菜,和馒头夏黛这个一向是食肉动物的人,打好粥,便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她已经饿坏了,在学校她的早餐是在早上九点半的时候,而现在,才六点便要起床,让她觉得苦不堪言!

甄心却好像一点也没有觉得疲惫,她是一个标准的淑女,一小口一小口慢慢的喝着粥,优雅的剥这水煮蛋的外壳。

夏黛佩服不已,这是甄心的习惯,她吃东西向来如此!

吃过早饭除了今天的值日生以外所有的人,便又要到操场集合,夏黛在家里几乎没有洗过碗,因为她不喜欢那种油腻腻的感觉,哪怕最后用了洗洁精手中也会有一种无法消散的菜味。可是今天她却非常乐意做这些事情,就连擦桌子她也亲力亲为,看的甄心一愣一愣的,不明白夏黛这是怎么了!

夏黛笑盈盈的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说道:嘿嘿,搞卫生就可以拖延一会儿军训的时间啦!你看看!甄心顺着夏黛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同学们又开始了走正步。

但夏黛的笑容紧紧是在三分钟之后便嘎然而止了!因为夏黛看到了墙上的时间规定,小值日打扫时间为五分钟,若无正常理由,超过一分钟就要罚跑操场五圈!

啊啊啊啊!快点甄心!夏黛摆放好同学的碗筷便拉着甄心朝着操场的方向飞奔而去!

一一一二一!一一一二一!操场上尘土飞扬!夏黛很难想象这要真的换做是夏天,蝉鸣的九月份,那她们这群人岂不是真的要倒霉了吗?十一月还好,天气很晴朗,阳光也很明媚,暖暖的!如果没有这些痛苦的站军姿,夏黛会觉得这是个很惬意的时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