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重生明朝当皇帝

更新时间:2019-10-24 03:50:48

重生明朝当皇帝 连载中

重生明朝当皇帝

来源:落初 作者:一夕秋月 分类:历史 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朱由校朱宁 人气:

完结小说《重生明朝当皇帝》是一夕秋月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是朱由校朱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启七年,晚明势颓,附身朱由校,身染疾患,垂死挣扎。一朝痊愈后,诛东林,灭晋商,强皇权,问鼎天下,舍我其谁!兴工业,练强军,控文艺,看塞北铁流滚滚,望关内百花齐放。美人泪,杯中酒。齐鲁风云,儒林孔门从此休;江南烟雨,袅娜名妓梳红妆;荆楚鹿鸣,栉风沐雨祭江陵……收商税,开厘金,摊丁入亩,官绅纳粮,行改土归流,藩王锁京都。开贸易,重振海洋霸权,欧罗贵族崇汉化,美洲之地尽是峨冠博带,之乎者也。读者群:39835979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朱由校作为一个现代人,遇到这种被一群东林官员逼着处决李进忠的情况也只能学他爷爷万历皇帝的方法,留中不发。

不过,东林党的官员们可不干。

向来在朝堂内斗中表现得斗志昂扬在面对外来侵略的时候却又表现的懦弱胆小的东林党怎么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即便不能威逼朱由校杀了魏忠贤,他们也要拼一个忠烈之名。

从昨晚得知这位木匠皇帝朱由校没有死,反而直接抄了太常寺卿郑三俊的家,并勒令信王朱由检迅速就藩的消息后,这些东林党们就知道阴谋败露,逃脱不了朱由校的报复。

所以这些自认为自己是忠义之臣的东林党们,很大的一部分都决定在今天上朝之际弹劾魏忠贤,既然是要死,倒不如死的轰轰烈烈。

唯独右谕德张雍摇头苦笑了笑,沉默地站在了后面,心中感叹自己这些同僚们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些。

这些不顾生死,只想着除掉魏忠贤的官员们都是年轻而又激进的东林党,他们只以为自己的政治利益得不到维护是因为阉贼魏忠贤,但其实真正妨碍东林党政治利益的是昏君朱由校!

只有张雍看透了这一切,他暗暗说了一句:“朱由校不除,东林党就难有出头之日!”

……

“若陛下今日不杀魏忠贤,微臣救撞死在这金銮殿!”

这时候,就在朱由校准备起身离开时,陈宪卿居然直接拦住了朱由校,摘下头上乌纱帽,对着柱子威胁起了朱由校。

“对,陛下若不杀魏忠贤,微臣救撞死在这金銮殿!”

几个年轻的东林党官员也跟着附和起来。

“你们这是在要挟朕吗?”

朱由校有些恼怒起来,而这几个东林党却依旧是四十五仰望天空,丝毫不理会他这个君王。

朱由校见此也气得直接一挥衣袖:“那你们就撞死吧,我大明没必要留着你们这些沽名钓誉的无用之辈!”

朱由校气冲冲的走出了大殿,却迟迟听不到脑袋撞墙之时,便好奇的转身一看,只见那吼得最凶的陈宪卿也只是轻轻碰了一下梁柱,然后就道:

“我等若是死了,朝堂上将被阉党彻底把持,我们必须活下来,秉承正义,不能让阉党Jian计得逞!”

“对,我们现在还不能死,阉党不除,我们必不轻生!”

朱由校见此不由得笑了起来:”没有用的家伙,哪怕真有一个人敢撞,朕还欣慰些,如今一看,这大明王朝的文官们也真的是无药可救了呀。“

就在朱由校将要离开之时,一六品小官突然走了过来:“陛下,下官是翰林院侍讲孙之獬,下官斗胆给陛下献上一宝贝。”

孙之獬?

眼前这身材矮胖一副小人嘴里的翰林官员居然是历史上那位建议多尔衮下达剃发令的大汉Jian的孙之獬。

朱由校有些讶然,很是玩味的看着这孙之獬:“你要给朕献什么宝贝?”

孙之獬拿出一锦盒来,打开后就指着一银灰色铅丸道:”这就是那宝贝,名叫采花之丸,是陈抟老祖留下来的合欢之药,微臣偶然得到,特献给陛下,陛下若得此物,可一夜御.八女。“

“荒唐,这也是你一堂堂翰林学士所做之事,将其押入诏狱候斩!”

朱由校并非是柳下惠,但现在危机重重,自己身体又刚刚恢复,还不能近女色,所以并不需要这孙之獬献什么壮阳之物,而且这人既然是大汉Jian,他也懒得再留他涂毒大汉子民,干脆趁此将他杀掉,倒也少给世间留下一个祸害。

不过,孙之獬却吓得直接跪了下来:“陛下饶命,微臣不该把陛下等同于那些荒.Yin.好.色.之君!陛下饶命啊!”

孙之獬本就是阉党,所以一旁的魏广微见此不由得向朱由校求起情来:“陛下,孙之獬固然有邀宠之不当,但可否看在他尚年轻的份上,饶其一命。”

朱由校见此不由得的笑问道:“孙之獬,那朕就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剪掉你的头发只留一小撮猪尾巴,一个是现在就去诏狱等死,你选哪个。”

“微臣,微臣”,孙之獬有些犹豫起来,旋即咬牙道:“微臣选择剪发代死,谢陛下饶命!”

朱由校不由得哼了一声,暗想这汉Jian就是汉Jian,在他们的世界观里,是没有节Cao一说的。

“将孙之獬革职,永不叙用!”

朱由校最终还是没有处死孙之獬,一是这家伙太贱,贱得让他没了杀人之意,二是无缘无故的杀掉一个朝廷大员也有损他的威信,现在的朝廷还能保持稳定,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大家都还在遵守一些基本的儒家规则的,否则的话,一旦剑拔弩张,整个朝廷陷入四分五裂之后,便宜的只是关外的野猪皮。

孙之獬恶狠狠的瞪了远去的朱由校一眼,小人最善于示弱也最容易记仇,诚然,现在朱由校在孙之獬眼里是高高在上的天子,但孙之獬心里却也恨不得将朱由校千刀万剐。

但接着他就不由得叹了口气,向来善于审时度势的他在知道朱由校病重后就早已暗投了东林党,但由于他之前名声太差,所以不得不自己所有的把柄押上后才获得了东林党的认同,只等着朱由检即位后,他还能留在翰林院成为储相。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朱由校居然活过来了。

孙之獬知道自己暗投东林党的事迟早都被锦衣卫发现,再加上东林党掌握了自己把柄,他也就只能跟着东林党了。

也正因为此,张雍也利用了这一点逼着孙之獬今日在早朝献药给朱由校。

孙之獬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把药献上去,却反而因此丢掉了官位。

就在他又恨又悔的时候,张雍却经过了他身旁,但并没有跟他打招呼,只是低声说道:“看来我所料不差,他果真不是一简单的君王。”

“孜阶兄既然知道,何必让孙某去献什么壮阳之物,险些丢了Xing命,如今也落得被贬为庶民。”

孙之獬跟上来埋怨了一句。

“杨某也轻视他了呀,不过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张雍冷声说了一句后就一挥衣袖出了宫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