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明王首辅

更新时间:2019-10-21 03:51:13

明王首辅 连载中

明王首辅

来源:落初 作者:陈证道 分类:历史 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徐晋徐父 人气:

新书《明王首辅》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陈证道,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徐晋徐父,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大明朝正德十二年冬,徐晋穿越到江西上饶县一名穷困潦倒的儒童身上。这一年,史上最胡闹的明朝皇帝朱厚照正在边镇宣府游玩。这一年,江西宁王朱宸濠正暗中运作准备谋反。这一年,家徒四壁的徐晋寻求出路,最终选择考科举,从县试、府试、院试,再到乡试,一路过关斩将,却一步步卷入了宁王朱宸濠造反的漩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封建社会,由于社会生产力和社会环境的原因,依靠个人的力量很难在社会立足,只有团结在一起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自身的利益不被侵犯。这就是所谓的族群观念,家族越团结,族群观念越强,族长的权力自然越大。

徐德铭身为徐家村族长,在村民中拥有无上的权威,即使徐晋的秀才老爹在世时,对徐德铭也是敬畏有加。

正因如此,徐德铭才觉得奇怪,徐晋这小崽子面对自己的怒火,竟然还那样淡定自若,所以举起的拐杖一时倒没有打下去。

徐晋挺直腰站在徐德铭面前,神色平静地道:“族长,侄孙斗胆问一句,卖田违反国法了吗?”

春秋战国之前的土地是不允许买卖的,到了战国时期,土地买卖的禁令有所松动,后来秦始王统一了六国,更是明文允许私有土地流通买卖,自始之后的各个朝代均允许土地买卖了。大明朝自然也不例外,除了官田、军田、公田、永佃田等,私有土地都一律允许买卖。

徐德铭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徐晋又问:“敢问族长,侄孙卖田违反族规了吗?”

徐家村自然没有不允许卖地的族规,而且追朔起来,徐家村民卖田地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徐晋连续两问都点在要害上,让徐德铭作不得声,但被后辈这样质问,老脸却是有些挂不住了,气得手一直抖,那拐杖随时都可能砸下来。

徐有财心中暗爽,小崽子伶牙俐齿,可惜还是嫩了些,竟然当众落族长的面子,让他下不了台,今天你就算有理也变成无理,没族长允许,你就算想卖地也没人敢买。

徐晋仿佛没看到徐德铭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继续道:“族孙再斗胆问一句,徐家祖上传下的田地是怎么来的?”

徐德铭愕了一下,有点跟不上徐晋的思维了,不过若是连续答不上后辈的三个问题,那族长的脸以后还往哪搁,冷哼道:“上饶县徐氏一族源于江淮一带,先祖为躲避元末战乱南迁入湖广,定居上饶。祖上的田产自然是徐氏祖上一代一代辛勤劳作积攒到的。”

徐德铭说到这里,拐杖猛往地上一戳,怒道:“老夫身为徐氏一族的族长,绝对不允许你这种不俏子孙败坏祖上用血汗置下的基业!”

这顶“败家仔”的帽子若扣实了,徐晋恐怕要背上一辈子的污点,被人戳着脊梁耻笑。

徐晋心中暗怒,淡道:“族长别激动,正如你刚才说讲,徐氏一族的土地不是从来就有的,只是后来才慢慢积攒到。

侄孙十岁丧父,十一氏丧母,家道中落,孤苦无依,生活无以为继,迫不得已才卖田以资读书。

侄孙虽然不才,卖田立志出乡关,待来年高中,定广置田宅,光大我徐氏一族。”

徐德铭顿时沉默了,如果说徐晋之前提到国法族规是据理力争,现在就是以情动人,说得直白点就是搏同情,然后再表决心,画大饼,说自己以后高中了,再把田地买回来,而且十倍百倍地买,光宗耀祖。

“唉,是啊,晋哥儿爹娘死得早,孤苦零仃,真真可怜啊!”

“看看晋哥儿家的,大冬天还穿着破草鞋!”

四周围观的村民大多流露出同情之色,纷纷低声议论,舆论的天秤自然开始向徐晋倾斜了。

徐有财这才发觉不对劲,族长虽然没说话,但态度也明显松动了,急忙冷笑道:“老十别装可怜搏同情了,自己好吃懒做能怪谁?”

“就是就是!”何氏连忙附和道:“族长你不要让老十蒙蔽了,什么高中后光宗耀祖都是骗人的鬼话,十画还没一撇的事,瞧瞧隔壁村的郭夫子,考了一辈子,连个秀才都没捞着呢!”

徐晋心中冷笑,他早就想收拾这对夫妇了,既然自己把脸凑上来,那便不客气了。

“四哥,你这话说得不亏心吗?”徐晋面带“悲愤”地道:“族长,侄孙幼失怙恃,族长念我年幼不懂劳作,便将我家的六亩水田托付给四哥耕种,让四哥供给我日上生活所需,令侄孙可以安心读书,继承家父的遗志。

然而四哥并未履行当初的承诺,隔月,甚至半年不给我送一粒粮食,上门催要更是百般推诿,侄孙无奈只能典卖家私度日,现在已经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如今四哥竟说我好吃懒做,当着族长的面,我倒是要问问四哥亏不亏心,脸不脸红!”

此言一出,四周顿时炸开了锅,村民纷纷遣责徐有财夫妇不要脸。

徐有财和何氏面色胀得通红,前者吃吃地分辨道:“别听老十胡说八道,今年收成不好,我有什么办法,而且半个月前我才给了十弟一斗米!”

徐晋冷道:“今年收成不好,那去年、前年都收成不好?月前我重病,家里断粮了,小婉上你家几次要粮,都被拒绝了,最后还是小婉把冬衣和嫁衣都当掉换钱买粮的。

半月前我上你家要粮,撞到你们一家正在偷偷吃肉,却不肯给我一粒粮食,后来我说来年要把田地收回,这才勉强给了我一斗米!”

众村民顿时一阵哗然,甚至有人低骂徐有财两口子混蛋,畜牲不如之类。

族长徐德铭举起拐杖便砸了徐有财一棍,骂道:“混账东西,你就这样照顾族弟的!”

徐有财捂住肩头痛叫,徐德铭还要再打,何氏急忙护住丈夫大叫:“族长,卖地败家的是老十,干嘛打我当家的!”

徐德铭气不打一处,骂道:“都是你这腌渍妇人挑唆教坏男人!”说着一拐杖敲在何氏的额上,顿时头破血流。

徐晋眼皮急跳,这老头子下手真特么狠,不禁一阵后怕,刚才徐老头若是一杖敲在自己头上,恐怕下场跟何氏一样。

“唉哟!”何氏捂住头杀猪般惨叫,徐德铭还要再打,几名年长的村民连忙拦住,一边喝斥徐有财夫妇离开。

徐有财夫妇哪还敢停留,逃也似的离开院子,出门时徐有财甚至摔了一跤,把嘴唇都摔破了,两夫妇一个捂嘴,一个掩额,狼狈地跑掉了。

徐德铭还怒气未消地猛顿拐杖,其实当初把徐晋家的六亩水田交给徐有财耕种,徐德铭是有私心的,因为徐有财是他的亲孙,所以后来徐有财没按时供给徐晋粮食,他也是一只眼开一只眼闭,只要徐晋没找他告状,他便当作不知。

只是现在徐晋当着村民的面抖出来,为了维护族长的权威和公正,这才不得不表现一下,把何氏的头都打破了。

在众人纷纷劝说之下,徐德铭这才慢慢“平息”了怒火,有些不满地瞥了一眼在旁边看戏的徐晋,本来这小子肯出声说句原谅之类的话,他早就能顺坡下驴了,也不用折腾这么久。

“晋哥儿,虽然你卖田情有可愿,不过毕竟是祖产,卖掉愧对祖宗,你真决定要卖?”徐德铭沉声问。

徐晋点头道:“族长明鉴,侄孙孝期已满,打算参加明年的县试,但家中已无分文,迫不得已啊!”

徐德铭点头道:“老夫可以让村中凑些钱银供你暂时使用,待以后慢慢归还!”

徐晋却是不想欠这人情,摇头道:“族长好意侄孙心领,只是临近年关,大家也不宽裕,更何况侄孙若是侥幸过了县试,还得参加府试、院试,甚至后年的乡试,一切花费用度甚多,总不能都让村里出了!”

徐德铭有些牙痛,把你小子能得,莫不成还想一次把科举给考通关,本朝除了几个妖孽般的人物,还真没人能办得到。

虽然心里不看好,但年轻人有志气还是要鼓励一下的。徐德铭点头道:“好,晋哥儿有志气,那老夫同意你卖田,不过有个条件,两年之内考中秀才,若不然将你逐出我上饶徐氏一族。”

“啊!”谢小婉小脸瞬间煞白,如果说被扣上“败家仔”的帽子是人生污点,那么被逐出家族能把人给毁了,除非搬到遥远的他乡生活,要不然别想有立足之地,而且科举一途也别想走了,因为无论你考得多好都不会被录取,甚至连考试的资格都会被剥夺。

所以说,徐德铭这招不可谓不狠!

“族长,这个似乎有点过了!”

“是啊,至少期限要长些,我看五年合适!”一众族老纷纷出言求情。

徐德铭倒不是真要把徐晋逼死,只是这小子胆敢挑战族长的权威,自然要狠狠教训一下,只要徐晋稍微表现得服软些,他便会顺坡下驴收回刚才的话。

谁知徐晋却淡然地道:“侄孙定不教族长失望!”

徐德铭愕住,实在没料到徐晋竟然这么硬气,心里有些许后悔,但这时说出的话是收不回了。

“好好好,不愧是文叙的好儿子!”徐德铭说完一拂衣袖,拄着拐杖离开。

众村民也纷纷摇头散了,唉,晋哥儿还是年少气盛啊!

“相公,要不向族长认个错吧!”谢小婉担忧地道。

徐晋笑了笑安慰道:“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放心,明年相公便考个秀才回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