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送食鬼

更新时间:2019-10-25 03:48:16

送食鬼 连载中

送食鬼

来源:落初 作者:大胡子李 分类:灵异 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刘大妈连 人气:

《送食鬼》为大胡子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人死后的归宿会是哪里?你又相信鬼神之说吗?从人类文明开始鬼神之言论就口口相传,既有鬼之,那便有伏鬼之人为肃清这世界而降生,而这些人以鬼为食,一切在阳间做恶之鬼怪在他们眼中都是送上前来的食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夜几乎都没怎么睡觉,我和老李回到各自的车厢后,我直接一头就栽在卧铺上睡了起来,这一觉一只睡到了下午四点,距离我们老家的火车站还有五个小时的车程。

睁开眼睛后,我就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正坐在卧铺旁边的地上看着我,看到我醒过来后,它一脸讨好的将双手伸到我的面前,当它打开手掌后,就看到它手心里正捧着一块女士手表。

我去,这家伙冷不丁的又跑到哪里把人家的手表偷来了,顿时我便头大了起来,看来得好好的给它上堂政治课了,这毛病要是跟着我回到了村里,那还不得闹的鸡飞狗跳啊,我们村可以说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不过这也有太穷的原因在里面,连小偷都不会往那山疙瘩里面去。

我语重心长的一遍又一遍的讲着大道理,只见它不停的眨巴着一双大眼睛,也不时的对着我点头,看它的样子哪有一点鬼物的恐怖感啊,倒是显的很可爱。

拿出一包Nai油饼干拆开后递了过去,它接过后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却显得不是很感兴趣,又给我还了回来,没想到这小东西还挑食。

反正这会儿也闲着没事,我带着它出了车厢去把手表交给乘警,当我走到其他人多的车厢后,一转头就看见它又贼兮兮的把手伸到别人的口袋里了。

“欸,欸,欸,手又犯贱了是不是,我刚才怎么给你说的,我吐沫星子都快说干了,你都没听进去是吗?”

听到我这么说,它又赶紧把手收了回来,一脸歉意的看着我。

倒是那个乘客满脸不快的对我说道“欸什么欸,你说谁手贱呢。”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赶忙给人家道歉“对不起啊大哥,我不是说你的,别生气,别生气。”

“那你说谁呢,你这不是找茬呢吗。”

看着那乘客确实误会了,我也没办法给他解释啊,总不能告诉他有个小鬼要偷他的东西,我正在教育它吧。

又是一番道歉后,我赶紧就离开了,走出去很远还能听到后面传来一声“神经病”

看来盗鬼秉Xing如此,光凭口舌教育是很难让它改的过来了,找到乘警交出手表之后,我赶紧带着它又回到了自己的车厢内,免得一个看不住,它又把别人的什么东西给偷了。

晚上九点的时候,列车准时的到达了我们老家的火车站,不过离我们村还要倒几趟车,到了山里还要坐牛车。

出了站台之后,看着眼前的景色,让我倍感到亲切,虽然这里我们山村还很远,但我的小学时光就是在这里渡过的,而且大哥也在这里工作了不短的时间。

虽然与两年前回来时的变化不大,但比起小时候来说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不凡啊,我们先找个旅馆住下来吧,明天一早在回你家。”

“好吧,说真的,我真想现在就赶到家里见到大哥二哥他们。”

就当我带着老李找旅馆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我们村的二蛋子,小时候我可没少欺负他,不过每当我打到野鸡野兔什么的时候也都会叫上他一起烤着吃,两年前回来时,并没有见到他,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到了。

只见他赶着一辆马车正往一个方向行去,我对着他喊道“二蛋子。”

他顺着声音看过来,看到正在对他招手的我,显得有些迷茫,不过只见他想了想之后立刻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三哥,是你吗?”说着他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一路小跑过来。

“真的是你啊三哥,这么多年没见你,你的变化可真大,我都快认不出来了,听说你现在在部队里混的不错,怎么有空跑回来了。”

“你的变化也不小啊,怎么样,现在都结婚生孩子了吧。”我没正面回答他的话。

“是啊,我已经生了两个了,只不过都是丫头,大的快十岁了,小的在过几天就满月了,到时候你可得来喝满月酒啊。”

“是吗,丫头好呀,丫头长大了比儿子孝顺,放心,到时候一定去,对了,你这大晚上的怎么跑到城里来了。”

“这不是家里养的羊往城里的屠宰场送吗,咱们村的路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屠宰场不去咱们村收,我也只能往这送了,昨天晚上我就出来了,赶了一夜的路才到,今天把羊卖完后,我又在城里转了转,给你弟妹还有侄女添置些东西,现在准备回村里呢。”

“你要回村啊,那你带上我吧,咱们一起回去,要不是见到你,我准备明天早上再回去呢。”

“那挺好的,还能有个伴,说真的自己赶夜里还真有点瘆的慌。”

让二蛋子先等着我,我走到老李的身边对他说“老李大哥,要不你先找个旅馆住下来吧,我正好碰见同村的人,我打算跟他连夜赶回去。”

说着我便写下一个地址交给他,他接过来以后说道“也好,我这年纪也大了,比不了你这年轻人,赶不了夜路,给,这个你收好,山野间晚上总有些不太平,拿着这个保险些,不过我看你同村的小伙子赶的是马车,应该不会碰到什么东西拦路吧,要是在有辆牛车就更好了。”

跟老李交代完后,我接过他给我的一个香囊一样的东西后便坐上了二蛋子的马车,一同往村里赶去,要是在别的城市,马路上出现这么个马车,那回头率肯定高,但像我老家这种城乡结合的地方,却是在平常不过了。

我和二蛋子一路走一路聊,从小时候光着腚下河摸鱼到分开后的生活就没闲着过,这一路也不显的无聊。

很快就到了深夜,经过回村必经的山路时,一路上都颠簸不已,要是腰椎不好的人坐车走过这段路后,非得在家躺几天不可。

夜晚山里的风特别阴凉,我都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前半夜不怎么困,到了下半夜就开始又冷又困,我和二蛋子之间的对话也越来越少。

二蛋子这时候对着我说“三哥,那边的包袱里是你弟妹给我装的棉被,你要是不嫌脏就盖上睡一会儿吧,我经常赶夜路习惯了,估计明天一早就能赶到村里的集市,说定在那就能看到你大哥。”

听到还有棉被,顿时我就觉得没那么冷了“什么嫌脏不嫌脏的,我当兵的时候,粪坑都跳过,我把被子盖了,你怎么办。”

“不碍事,我不冷,咱们见面之前我还在馆子里喝了一大碗羊肉汤,现在身上热乎着呢。”

听他这么说,我也没再和他客气什么,直接就打开了包袱,拿出里面的被子盖在身上,顿时就暖和了许多。

路上虽然有些颠簸,但躺在马车上,就像是在摇篮里一样,没过多大会儿我就睡着了。

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见天还是黑着的,二蛋子正一个人打着手电在前面赶马车。

“二蛋子,你过来睡会吧,我来赶一会儿,你这也熬了一夜了。”

“你醒了三哥,没事,我都习惯了,我还是到家在睡吧,免得一会儿还得起来,今天咱们赶路还挺快的,以往我自己的时候,每当走到半山腰那片坟地的时候,这马总是不愿意从那过,今天倒是一点都没在那停留,在过一会就能看见咱们村的大河了。”

果然过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到了我们村外的一条大河,过了这条河在走五里地就是我们村了。

这时候天已经有些朦朦亮了,一些赶早集的菜贩们也都零星的出现在我眼前,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一瘸一拐吃力的将一辆装满菜的三轮车从桥那头往上推。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大哥,我急忙从马车上跳下来,就往他那边跑去,正当我要开口喊他的时候,只见他推着三轮车突然轧到一个小石头块,上面的秤砣掉了下来,顺着桥滚到了河里。

我们老家的集市上现在都还用的是秤杆,没有商贩用电子秤的,大哥见到秤砣掉到河里,将三轮车推下桥后,便想去河里把它捞起来。

其实我站在那里看的清清楚楚,从大哥三轮上掉下来的是个四方的秤砣,就算这桥是个拱形的,也不至于会滚动啊,而且掉到河里以后,竟然就淹没在水平面的下面却并不沉底,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哪有铁家伙淹到水里不沉底的。

“大哥。”

看到大哥伸手要去捞秤砣,我赶忙在身后喊了他一声。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大哥猛的收回手转过身来,看到是我后,大哥急忙一瘸一拐的向我走过来“老三,老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昨晚才下的火车,正好在城里遇到了二蛋子,我们便连夜赶回来了。”

“你小子,这两年也不说给家里寄封信,只知道往家里汇钱,现在家里条件好了,每年都能挣个几千块钱,你自己把钱存起来就行了,都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媳妇儿了。”

看见大哥一见面就唠叨起来,我是又心酸,又不耐烦“对了大哥,你现在怎么卖起菜来了。”

“这不是国家给分了两亩地吗,咱们这都是山挨着山,种粮食的话,半山腰收割机也开不上去,就只能种点蔬菜什么的,对了,你等我一下啊,我的秤砣掉到河里了,我先给捞上来,今天不卖菜了,咱们先回家。”

“大哥,你腿脚不好,还是我去捞吧。”看着大哥要往河边走,我赶忙拉住了他。

到了河边之后,只见那秤砣还在水平面上一起一伏的,就像是在对我说:快点捞我呀,再不捞我,我可就沉下去了。

要是一般人在这天不亮,还朦朦忽忽的时候,肯定会急着伸手去给捞上来,但我心里岂能没数呢。

稍微聚集了点精神往河里一看,就隐约的看见秤砣下面有个阴影在水里,我冷笑了一声然后骂道“去你M的,秤砣老子不要了,你拿去玩吧。”

刚骂完,只见那阴影便消失不见了,秤砣也瞬间沉到了水底,几个水泡咕噜噜的翻了上来。

将老李给我的香囊绑在手上,我弯下身子开始在刚才秤砣沉下去的地方摸索起来,不一会便摸着了一个铁疙瘩,就当我要拿出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一个黏黏的爪子抓住了我的手腕,但刚一接触到我的手腕,就瞬间又松开了,然后只见水底快速划过一道波纹向河中央窜去。

看来老李给我的东西确实是个好东西啊,战起身来,举起手中的秤砣,对着大哥喊道“捞出来了,我们回家吧。”大哥也没察觉到刚才的异样,我也没打算告诉他,大哥二哥对这种东西根本不相信,我也不想让他们在这上面对我又是一通教育。

把秤砣放在三轮上后,我又走到二蛋子马车边,把上面的大包小包通通拿了下来,然后我又掏出了一千块钱,塞在他手里面。

“三哥,你这是干嘛呢。”

“这钱可不是给你的啊,这是给我小侄女添香的钱,你结婚和生大侄女的时候,我都不在,这次正好赶上,你可别嫌少。”

“三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嫌少呢,不行,这钱也太多了,我不能要,到时候你能来喝个满月酒我就满足了,你还是拿回去给大哥二哥他们吧。”说着二蛋子又把钱塞了回来。

“二蛋子,这钱你要是不要,咱们俩以后可就谁也别说认识谁。”看着我生气了,二蛋子才勉强的把钱收了起来,然后帮我把包提到大哥的三轮车上,临走时还嘱咐我别忘了到时候去喝他女儿的满月酒。

我推着大哥的三轮车两人往家里走去。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