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驱鬼医师

更新时间:2019-10-24 04:03:56

驱鬼医师 连载中

驱鬼医师

来源:落初 作者:水中云天 分类:灵异 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砰砰白花花 人气:

《驱鬼医师》作者:水中云天,灵异类型小说,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砰砰白花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十九岁,姨奶奶告诉我:“你小子天生少一魂,注定要走阴阳路,以前有我保护,以后只能靠自己!”于是,我独自上路(这词不大好听),开始了属于我的驱鬼人生——有凶险恐怖,也有露水情缘。阴阳路上走了一遭后发现,这世上的冤魂厉鬼、魑魅魍魉,忒多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雪儿,你冤枉这小子了,刚才我在外围看得一清二楚,是他拎着的包裹蹭了你一下。”先前开车的中年司机挤到前面,小声对红痣女孩嘀咕了句。

她有些尴尬,忙朝中年司机埋怨起来:“良叔,你怎么还不走,我爸不是很忙吗,你快回上海`帮他吧!”。

那司机颇有些无奈,嘱咐了几句后摇摇头离开了,看热闹的新生们也有些失望,继续簇拥着挤向前面的一排桌子报到。

我哼笑了下,上前一步:“原来你叫雪儿,名字和长相倒是很符,不过脾气却一点也不像雪花那样恬静。”

她狠狠剜了我一眼,挤向另一边的桌子,开始办理报名手续。

我转过身,将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放到跟前的桌子上,对坐在后面忙碌的靓丽学姐道:“我叫上官浩宇,请问在哪个班级?”

“临床系一班,固定教室在三号楼一层,记得晚上七点去一趟,不过宿舍已经满了,新建的大楼还没有装饰,住宿费会退到你的学费账户,临时在周围租个房子吧,请理解。”

望着学姐甜甜的微笑,我实在发不出火来,点点头接过身份证转身准备离开。

冷不丁的,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烈日炎炎之下,脖颈后面似乎袭来一丝凉意,奇怪,没有起风啊?

“砰——”

冷不丁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连带着地面都有些震动,猝不及防下打了个激灵,忙扭头去瞅,看到的场景令我毛骨悚然。

一个女学生倒立在桌子上,头颅已经砸穿木板,卡在桌洞里,白色的连衣裙翻转过来,罩住了上半身,雪白的大腿在阳光下很是扎眼。

如果形容一下的话,就像是一杆银枪,垂直着刺进了雪堆里。

周围霎时鸦雀无声,距离她最近的几个新生已经傻住了,目光呆滞,脸上满是被溅到的血滴。

“啊——”

几秒钟后,有女生尖声厉叫起来,随后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犹如惊弓之鸟,拼了命地四下逃窜!

顷刻功夫,报到的楼门前冷清下来,只剩下我和那个叫雪儿的女孩,以及刚才接待我的漂亮学姐。

这倒是令我颇感意外,都说巾帼不让须眉,还真是,大老爷们都吓跑了,两个女生竟还岿然不动。

学姐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血滴,瞥了我和雪儿一眼:“你们俩个新生倒是很笃定啊,竟然没有被吓跑!”

我盯视着收拾资料的她:“学姐眼睁睁看着一个女生,头朝下坠落在自己跟前的桌子上,还能如此淡定,心理素质更是不简单呐!”

她长叹口气摇摇头:“我跟你们不一样,这是第四次见到有女生摔死了。”

我心中登时升起一团狐疑:“第四次?”

“不错!这医学院一年摔死一个女生,是雷打不动的规律,已经十年了!”

“那……,这个女生是第十个了?”

“没错,以后你们还有机会见识第十一个、第十二个,第十三个,但我马上就要离开学院去实习,恐怕是最后一次目睹了。”学姐苦笑了一下。

“蹬蹬蹬,蹬蹬蹬……”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扭头一瞅是先前离开的中年司机。

他火急火燎地跑到红痣女孩身旁,将她朝后拽去:“雪儿,这里如此危险,你怎么不赶紧躲开呢,快走!”

那丫头嘟了嘟嘴:“良叔,你怎么又回来了?”

中年司机边拽着她边解释:“刚要驱车离开,但看到有许多学生四下飞窜,还听到有人喊死人了,很不放心……”

他们走远后,我回头一瞅,那位漂亮学姐也不见了,空荡荡的楼门口只剩下我一个,不对,应该还有一个人——脑袋插在桌子里的坠楼女生。

我脚尖一点纵身跃起,落在桌子的后面,蹲下身子朝卡住女生头颅的桌洞窥去,看到之后立马就后悔了。

昏暗中,女孩的脸被划拉得面目全非,鼻子和耳朵基本没有了,腮帮子上满是纵横交错的道道血口,头顶部分也已经被砸扁了,黏糊糊的。

让我心里发毛的是她那双眼睛,被血水染成了鲜红色,圆鼓鼓地怒睁着,几乎要从眼眶里爆出来。

似乎在坠楼前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大张的嘴巴也能佐证这一点。

看来,她不是**!

“咕嘟——”

正凝视着女生的脸庞,突然瞥到她的喉咙动了下,并发出沉闷的声音。

紧接着,一股股黏糊糊的血,从她口里涌了出来,顺着脸颊往外淌,将整个头颅染成红色后,又溢满了桌洞,“吧嗒吧嗒”地滴落在水泥地上。

想必砸在桌面上的瞬间,五脏六腑一并震坏了,所以才会流出浓稠的血来。

望着女生的死状,忍不住唏嘘起来,花样的年纪就这样凋落,实在是太可惜了!

冷不丁的,想起了点什么,如果她不是**的话,就是被推下来的,思忖到这里,忍不住仰起头朝楼上望去。

六层的老楼有些年头了,墙皮斑驳、十分破旧,虽然现在艳阳高照,但仍然给人以沉重阴森的感觉。

突然,眼角不经意间瞥见了一个人影,矗立在一扇窗户后面死死地盯着我,心中一惊,忙仔细去瞅,却发现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觉得不会看错,忙撒腿奔进楼门,沿着陈旧的阶梯朝上爬去,一口气上了六楼。

走廊冗长而又窄小,没有多少光线,昏暗潮湿的很,走在里面憋闷的难受,不过还好,凭借着刚才的记忆,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房间。

但问题接踵而来,厚重的枣红木门被锁着,不管怎么使劲都拧不开把手,抬头一瞅门框,横着一块牌子——档案室!

情急之下也顾不上其它了,飞起一脚踹了过去。

“砰——”

门开了,一股霉味瞬间窜了出来,并且还扬起阵阵尘埃,在折射的阳光下肆无忌惮地跳动着。

环视一圈,发现墙边立着两个大柜子,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全是文件之类,靠窗的位置是一台老式写字桌,根本不可能藏人!

难道是我来晚了?带着疑问轻迈步子走了进去。

“啊——泣!”

一门之隔,房间里就透着一股子阴冷的气息,禁不住打了个喷嚏,其实我更愿意相信是吸入了灰尘。

窗前的写字桌上布满厚厚的一层尘土,看样子被抛弃许久了,虽说下面的柜子很小,理论上容不下一个人,但为了保险还是打了开。

弓腰低头一瞅,除了一摞摞的纸张和阵阵腐朽之味外,并无其他,这也在意料之中!

“谁让你进来的!”

身后骤然响起一声质问,沙哑的嗓音中带着训斥的味道,不由得一怔,心说他从哪冒出来的,怎么刚刚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听到。

转过身一瞅,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穿着老旧的中山装,饱经风霜的脸面无表情,和这楼层一样‘沧桑’。

如果躺进棺材里,与死人无异!

此时的他,正用一双黑幽幽的眼睛盯着我,目光凌厉,放佛要看穿我的心底世界。

“大爷你好,我刚才看到窗前有一个人影,所以——”

“你看错了,整栋楼平时就我一个老头子,更何况这档案室的房间一直锁着,那里来的人影?!”

他打断了我的诉说,眼睛里露出不容置疑的凶光。

“可我明明看到——”

“这门是你踹开的?”老头再次打断了我的话语,眼睛瞥向锁孔。

“那个,呵呵……”我挠头憨笑了几声,“大爷,我还要去租房子呢,先走了!”

说完一溜烟跑了下来,一瞅门口出事的地方,已经被警戒线围了起来,几个警察在勘察现场。

心想不管坠楼女生是怎么死的,都交给他们侦破吧,我还是不要多插一脚了,赶紧去找房子要紧。

弯腰钻进警戒线内,拎起大包小包以及蛇皮袋子就走。

“站住!”

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呵斥。

扭头一瞧,竟然是个美丽的警察姐姐,玉盘一样的面容上,忽闪着一双硕大眼睛,鼻子和嘴巴娇小可爱,一米七左右的身材十分标致,制服在身英姿飒爽。

脱掉制服的话……?

别想歪了,应该是个气质高雅的古典美女,唯一不像的就是有些冷若冰霜,也许是当了警察,要经常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缘故!

“警察姐姐,叫我有事吗?”

“你把东西放下!”她指了指我的手上和肩上。

“不是,这些大包小包都是我的啊?”

“是你的也不行,必须等我们检查完了,拍了照再拿走,而且你还要做笔录。”她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

我有些不乐意了:“美女警察姐姐,干嘛让我做笔录啊,坠楼的女生与我无关啊,我就是一报到的新生,况且还急着找房子租呢!”

她一挺胸,其实不挺的话也很耸立,对我正色道:“这是规定,你要是有意见的话去公安局投诉!”

我忙摆摆手:“别别别……,那地方还是算了!”

这时候,一个中年男警察抽着烟走了过来,三十几岁穿着皮衣,看上去十分精壮,对女警察一扬手:“若冰,破案程序要按照规定来,但也要注意语气和态度。”

女警察点点头:“是,队长!”

心说原来这古典气质的警察姐姐,叫若冰啊,真有点人如其名,眼睛不自觉地朝她脸上扫去,想要看看眉心位置有没有红痣。

如果这个要是我老婆的话,就幸福了,比那个雪儿强好几倍!

“小兄弟,小兄弟……”

回过神来一瞅,那位刑警队长正好奇地盯着我,忙呵呵一笑:“你说你说!”

他深吸口烟,意味深长道:“怎么,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警察啊,放心好了,你们医学院不缺美女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