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灵魂线偶

更新时间:2019-10-23 03:49:32

灵魂线偶 连载中

灵魂线偶

来源:落初 作者:何花堪折li 分类:灵异 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杜森米贝 人气:

《灵魂线偶》由网络作家何花堪折li所着,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杜森米贝这两位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离开生烟的蓝殿,心似烛灯的期盼;我的猫站在窗外,看着我走进了黑暗;哪里是前世,哪里是未来;带着万化千变的容颜,你从四面八方坠入我失明的双眼;你是谁?你是谁?你的笑容给了我勇敢;不在意你从哪来,只想一直在你身边;冰天雪地的庭院,在木崖被一拍而散;恍惚中是谁藏在冰棺,偷望着我在试炼界的悲欢;从白屋穿越到海边,选择未来还是孤单;谁能看见,谁能看见,拥有或失去,就在你选择的一瞬间;对精彩的视而不见,是能经历的最大悲哀;看或不看,我就在你的面前,一直都在,一直都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小楼里朴素的倒是有些出乎两人的意料,房间都是些很普通的木门,跟平时的医院的样子都差不多,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只是没有看到有其他任何人,护士或是病人都没看到一个,连些杂乱的声音也没有。

二人随着护士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办公桌和一个大大的茶台几张凳子别无他物。

“二位请坐,端木主任一会儿就到了,有什么需要您二位可以叫我一声,我叫小叶。”说完没等两人说话,小叶便自己退了出去。

茶台很大,黑漆漆的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做成的,看起来像是一整块木头稍加雕饰而成,很古朴的样子,茶具看起来就是一般的紫砂壶,杜森拿起茶台上一个巴掌大的陶罐看了下,里面是黑色的叶梗,这应该是茶叶吧,从里面拿出一点儿茶叶闻了闻:“不知道是什么茶,没见过,像是某种黑茶,你见过吗?”杜森把茶递到古剑的眼前。

“没见过,也没什么特别的味道。”古剑凑近了鼻子闻了闻。

杜森顺手把装茶的陶罐放了回去,无意间看到陶罐下面写有两个字“六堡。“”那么这应该就是六堡茶吧,“杜森轻声说着。

”久等,久等了,刚刚才做完一个手术,让二位久等了。“在两个人有一言没一语的讨论着茶叶时,端木盛推门走了进来。

”没事,应该的,“杜森和古剑随声应酬着,”您是刚做完手术?要不要先休息下再说,我们不急。“

”不累,这种促醒的手术都是机器在做,医生不累的。“端木盛用手指了指茶台边的凳子,”两位请坐,喝杯茶,我们慢慢聊。“

”这个六堡茶要煮了才好,“端木盛说着话把茶叶放进一个瓦锅里煮着,没一会儿便飘出一阵轻柔的香气,似乎夹杂着些槟榔的味道。

”果然味道不错,又醇又爽口,“杜森喝了一口便赞不绝口。

古剑也是边喝边点头:”平时也不怎么喝茶,不太懂,但这个还真是好喝。“古剑也随声附和着。

”我们长话短说,直奔主题,“端木盛说话很简捷,看了两人一眼接着说:”促醒的申请已经批下来了,而且我们同步也做了相关的促醒工作,目前来看情况还是很不错,除了其中一个暂无法促醒以外,其他8个人都已经促醒成功,但是......“,端木盛说到这里把话停了下来喝了口茶低了头却没有看着两人。

”但是怎样?“古剑急声问道。

听到古剑问的比较急迫,端木盛抬头看着古剑:“但是现在对你们恐怕不会有什么帮助,他们仍然是什么都不记得,我们只是让他们醒来了,但是记忆现在恐怕还处在丢失状态,除非......”端木盛说话又停了下来。

“除非怎样?”古森听这端木盛说话一说一停的,也有些急切的想知道:“也就是有办法吗?”

“是的,有一个办法,但有一点儿危险。”端木盛说话又停了下来看着两人。似乎在看两人的表情变化。

杜森和古剑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两人都直直的盯着端木盛,在等着端木盛继续说。

“危险倒也不是什么大危险,生命没危险,”端木盛笑笑接着说:“生命绝对没危险,只是因为这个方法我们的技术还不是太成熟,可能会导致某种失控,或者你们对取得的口供或证据无法完整的带出来,或完全无法带出来!"

"带出来?从哪里带出来?”杜森有些疑惑:“要去哪里?”

“实不瞒二位,要想知道他们丢失的那部分事情,就要进行一个手术叫:”意识分离“,其实二位也有过这种意识分离的体验,但这次的不同,是人为控制意识到某个特殊的空间,你们也要进去,也就是你们也要做意识分离的手术,把你的和病人的意识放到一个空间,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但是,风险就是,这些都有时可能会失控。”

“怎样失控,又该怎样控制和解决?”杜森接着问。

端木盛点点头说:“意识分离开身体以后,是有自己的能量,也就是完全不受控的,意识的强弱跟身体的强弱是不相关的,如果你的意识没有对方的强,是得不到对方任何信息的,后来我们研究出来一种技术,可以人为控制对方的意识处于休眠状态,这样就可以取得我们想要的资料,但是成功率只有27%,很多时候都处于随时可能不受控制状态,也就会产生危险,因为你不知道对方会干什么,不知道自己会干什么!”端木盛又停了一下,看看杜森再看看古剑:“你可以打得过他,但你的意识不一定打得过他的意识,谁足够强壮我们没有办法测算,不过好在这件事没有生命危险,这也是我们得以继续研究下去的原因。“

这有点儿匪夷所思了,杜森和古剑有点儿懵了,他们互相看着对方,似乎有点儿不知所措。

“这里是我经历过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了,前所未闻的事情接踵而来,我都怀疑现在正在经历的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古剑笑着对端木盛说。

端木盛笑笑说:“看着似乎不可思议,但其实,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发生着,每天每天,只不过,你还没有到该知道的时候,到时候你自然便知道了。”

端木盛笑的有些敷衍,说的这番话在古剑听来更像是故弄玄虚耸人听闻,如果不是恰好古剑经历了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恐怕真要当端木盛是开玩笑的。

“你们决定了之后,告诉我,我会尽快安排手术时间。”端木盛喝了口茶:“你们只能有一个人去。”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来这里,在这里我们似乎所有的行为都在计算之内,我们有不少疑问想您帮我们解答一下。"杜森没有继续说手术的事情,反而借机会想询问下自己遇到的些事情的答案。

“像夏馆里的花园,思定中的鱼都是怎么回事呢?”杜森一口气说来是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端木盛端起一杯茶缓缓的喝着,手有些微微的抖动,右手的无名指偶尔轻轻的往回勾动,像是不自觉的神经跳动,,这些细微的动作都被杜森和古剑看在眼里,这些动作在警察的眼里是紧张的表现,但此刻什么也代表不了,对方只是一名老人而已,也可能是有些累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