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倾城皇夫

更新时间:2019-10-17 12:03:10

倾城皇夫 连载中

倾城皇夫

来源:微小宝 作者:耘芬 分类:穿越 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王朝 人气:

耘芬新书《倾城皇夫》由耘芬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365的免费滚球_365的滚球_365的滚球盘王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身为旧朝龙子的一对双生子,从生下来起就命运不同。一个被视为皇朝复兴的希望,一个被赐死。 盛华公主是沧澜王朝的明珠 被指婚嫁给左相之子慕长枫,无奈夫君体弱,成亲不久即撒手离世 失去长枫后,云汐遇上雪无痕,这个有着与慕长枫一模一样面孔的男人 传闻他曾杀死自己的发妻,传闻他曾在边疆为奴 他是神秘组织布衣盟的首领,他是太子手下最得力的神医 一个拥有如此复杂过去的男人,云汐要的却只是他的脸孔,用以怀念 雪无痕默默爱着云汐,婚后对她百般呵护,深情宠爱。 然而云汐对他误会重重,认定他是个腹黑会做戏的男人。 她生命里的两个男人,慕长枫诈死,一心想要复辟旧朝,杀死她的亲人,灭沧澜王朝。 雪无痕爱她,为她阻挡了所有伤害,一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护着她。 一场宫变,皇宫大火,雪无痕为救云汐而毁容。 渡尽波劫,她才明白,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主,我很喜欢你。”他深黑的眼眸看着她,也不去管被她抓肿的半边脸,俊雅的脸容,隐藏了落寞。

他的话让云汐心中一颤,她还想说些什么,却在朦胧的微光里看到男人赤裸的胸膛上一条狰狞的疤痕。

方才亲密时她并未在意,然而此刻晨曦微亮,她看清了他胸膛上那道伤痕,那是为了救她留下的。

提醒她,他曾挡在她身前,替她挨上一剑,不管他是否别有用心,他若不挡,这道疤痕现在就是留在自己身上的。

“你……”亲眼目睹这道狰狞的伤疤,令她无法再说出重语。

她背对他无言地躺下,心里也不知是如何想法,只觉混乱沉重,竟在这种浓重的倦意里朦胧睡去。

************************************************************

睡梦间,她似乎见到了慕长枫。

她向他跑过去,可是他不理她。

云汐听到他说:“汐儿,你背叛了我。”

“不,我没有。”她想要辩解,但眼泪就流溢下来。

烟雾里他的身影越来越淡,“长枫,你不要走,长枫,你听我说……”

额上冰冰的,云汐似乎从噩梦中清醒过来。

睁看眼就看到那个方才在梦里出现的容颜,那双温柔的眼正专注地看着她。

她一下紧紧抱住他:“长枫,是你吗?你回来找我了,你不要不理我……”她又哭又笑。

雪无痕被她紧紧抱着,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泪眼。

云汐如魔怔般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那眼神有太多他了解的感情,只是他知道那不是给他的,那令雪无痕心口剧痛。

她的眼泪就像落在他心上,他不想看到她的眼泪。

雪无痕轻叹一声,温柔的手掌摩挲过她凌乱的长发。

云汐仍在似梦非梦中,以为自己看到了慕长枫。

她哭着笑起来,发觉长枫并没有走,而且他好温柔地看着自己。

雪无痕伸手轻轻擦拭她的眼泪。

云汐任他擦着,只觉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亲切,慕长枫真得回来了,以前他也是这样为她擦眼泪的。

她的手轻轻抚上他的唇,和记忆中的一样,微凉而柔软。

云汐闭上眼,贴上他的唇,梦里的那些冰冷似乎在这一刻治愈了。

雪无痕温柔地回应她的吻,只想她不再伤心。

“长枫,别再离开我了。”云汐紧紧勾着他,喃喃低语。

他的心在流血,却只能听她一声声的呼唤另一个男人,她要的不是他。

“你……”云汐听不到他的回应,开始渐渐清醒,看着面前自己搂着的这个男人。

“雪无痕。”她的眼神冰凉而惘然,环顾四周哪里有慕长枫的身影。

“是我。”他心底苦笑,轻声回应她。

“给我一杯水。”云汐只觉头痛,深吸一口气,发觉天已亮了。

雪无痕递给她水。

喝了水让云汐更清醒起来,

“我刚刚失态了。”原来只是个梦,不是长枫,她的长枫已经不在了。

她看着雪无痕的脸,心底抽痛。

*******************************************************************

公主大婚三日后,韧帝在皇宫举办宴会,庆祝爱女归宁之喜。

华光异彩的宫廷夜宴,云汐和雪无痕结伴而至。

身着沧澜传统的宫廷礼服,在人群中她与雪无痕缓缓步出。

深紫色织锦的公主服,束上金冠,黛眉深浓,一点朱唇。

二公主不愧是沧澜国的明珠,当她出现在夜宴的一瞬间,那倾城倾国之色就叫众人迷了眼,所有的宫廷女眷都像瞬间失去颜色。

而在她身边的驸马,与公主相配的紫色华彩礼服,云发束冠,俊美的脸庞如同雕刻。

深湛的眼眸就像装了这夜里的星光,眉目如画,宛若谪仙。一点都没给公主的倾城艳光给压制下去,所有人都不禁赞叹,好一对璧人。

看着那些偷望她驸马而脸红的世家千金们,云汐胸口忽然有点闷。

太子云劲则注视着云汐身边的雪无痕。

他和云汐的这桩婚事,到现在云劲也不知是好还是不好,他望见那边左相的神色,轻轻蹙了眉。

那老头是也被吓住了吗,看到一个这么像儿子的男人?

雪无痕因为刚随云劲回王都,其实见过他的人并不是许多。

那日大婚,左相以身体不适为由,没有参加。算起来现在才是第一次见到雪无痕,也难怪他这般震惊的神色了。

乐声四起,宫廷的舞人们着靓丽的舞衣,翩翩起舞。

韧帝看上去心情很好,而他身边的燕贵妃却不住地望向云汐这里。

云汐见那燕妃都无法掩饰自己的神色,整个目光都像粘在雪无痕身上,不由心生厌恶,轻道:“真是不知羞耻。”

也不知雪无痕是有什么好,让这女人连身份都忘记,在此等场合表露得这么念念不忘。

云汐不由看了眼身边的雪无痕,冷冷一笑,在他耳边道:“本宫的驸马还真是招蜂引蝶,让我觉得不该带你出来呢。”

乘着间隙,她端了酒杯朝雪无痕微笑一敬:“驸马,我敬你一杯。”

雪无痕不语地看她。

云汐见他蹙眉不语,心生不快,就待放下酒杯,却见雪无痕举起酒杯轻轻一碰,一饮而尽。

云汐见他正襟危坐,挑不到他错处,也无法再找他麻烦。

雪无痕的视线只有在云汐不察觉的时候才落在她身上,他知道她不喜欢自己看着她。

她今晚穿得这件紫色的公主服,衬出她明艳如雪的肌肤,美的像一个梦。

可惜她始终带着刺,每当他想去拥抱她的时候,总被她刺得遍体鳞伤。

“那是左相,他一直在看你,你真的不是他的私生子么?”云汐淡淡一笑,在他耳畔轻言。

雪无痕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一个中年儒雅的男子。见他望过去,那左相转开了视线。

雪无痕淡淡一笑:“我出生低微,自小流浪,没有这样的福分。”

云汐听出他话语里的苦意,忍不住望了他一眼。

随即淡淡一笑:“你现在是在跟我装可怜吗?现下你已经是本宫的驸马,不用再表现出可怜轻贱的模样了。”

雪无痕心口一窒,垂下眼眸,苦苦一笑。无论他做什么,她都会认为他是别有用心。

“皇兄这几日都在查父皇中毒的事情,可有眉目了?”云汐问他。

“自婚礼之后,太子已将我撤出此事,我并不清楚。”

云汐闻言看了雪无痕一眼:“怎么,你是在告诉我,你现在不得皇兄信任了?”

“云汐。”他温醇的声音轻轻叫出了她的名字。

她怔了一下,为他温柔的语调。

却见雪无痕深黑的眼眸望着她,眸光温柔:“不用这样提防我,不管你信不信,我永远不会害你。”

他的话让云汐心中莫名一紧,然而她却想笑,她怎么可能信他呢?

“十年前你是为了多少钱,杀了你的妻子?”她看着他的眼睛问:“我翻过案卷,那桩案件证据确凿,你的手段够狠。才十八岁却已做出如此惊世骇俗之举。”

雪无痕心口一揪,幽深的眼眸望着她。

一瞬间云汐在他眼里看到怒火,一向带着假面怎么刺都无反应的他,也有被刺伤的时候?云汐心中冷笑。

她知道自己这么问有多冒险多伤人,可是看着这张和慕长枫一模一样的脸,她无法无动于衷。

“这不适合你。”雪无痕眼神有些灰蒙,却显得真心诚意:“就算你再讨厌我,看不起我,也不要让你自己变得如此刻薄,你本是个温暖的女子。”

云汐听着他的话,心中莫名气恼,他现在的口吻就好像在训斥她?

她美艳的脸庞慢慢溢出一抹笑容,“雪无痕,你真是我见过最会演戏的人。”

宫廷夜宴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结束。

云汐故意在韧帝面前扮恩爱,牵着雪无痕的手,一起离开。

今夜在韧帝的要求下,他们并没有回公主府,而是留在宫里她过去住的云卿殿。

雪无痕接过莲罗递上的披风,轻轻地替云汐披上。云汐犹豫了一下,去挽住他的手,感觉男人与她相携的脚步,刻意保持了一定距离。

她轻轻一笑。

“驸马,被我刚刚的话气到了,所以现在是在抗议?”

“臣没有。”他低声回应。

“那你为什么要离我那么远?这样走不累吗?过来一点,我的夫君。”她美丽的眼睛望着他,“抱着我走好不好,我觉得冷。”

雪无痕注视她片刻,轻轻一叹,走近一步,将她搂在了怀里,轻轻抱起。

云汐望着他,心里并没有因为他听话而感到特别高兴,她知道他终究不敢违逆自己,因为她的身份。

只是这个表现出臣服的男人,却让她觉得愈发虚伪。但他温暖的体温的确为她驱走了寒冷,竟让她留恋起他的怀抱来。

这一刻,她无法理清自己心里对雪无痕复杂的情绪。

**************************************************************************

一间阴暗的石室内,灯火通明,一个鬼面獠牙长身玉立的人站在王座中央,却像是发着脾气,将身前名贵的酒具统统推倒。

“她居然又嫁人了,为什么?才过了一年而已。”他低哑的声音饱含痛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